注册

凤凰网首席技术官佟佳睿:搭建媒体运营平台


来源:凤凰网教育

00
9月17日下午,凤凰在线教育实验室成立发布会暨金凤凰教育主题沙龙《在线教育的变革时代》成功举办。
9月17日下午,凤凰在线教育实验室成立发布会暨金凤凰教育主题沙龙《在线教育的变革时代》成功举办。[详细]

导语:凤凰在线教育实验室成立发布会暨金凤凰教育主题沙龙《在线教育的变革时代》于9月17日成功举行。伴随着互联网与智能手机的普及,互联网教育技术获得了极大地提升。传统教育模式的局限性促使现阶段对教育个性

导语:凤凰在线教育实验室成立发布会暨金凤凰教育主题沙龙《在线教育的变革时代》于9月17日成功举行。伴随着互联网与智能手机的普及,互联网教育技术获得了极大地提升。传统教育模式的局限性促使现阶段对教育个性化的需求愈加旺盛,教育的外延也在逐步放大,在线教育行业也已经变成了投资领域的一片蓝海。

凤凰网首席技术官CTO佟佳睿发表主题演讲

以下为现场嘉宾观点:

在线教育不管是从中国教育发展来说,还是对产业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我想讲一讲从教育产品的角度来说,到底在线教育给我们这种媒体平台带来的意义是什么,从一个媒体平台怎么样来帮助教育从业者和教育的受众,把握在线教育带来的革命性机会。

从传统行业进入到互联网行业,这应该不是渐进性的变革,我们叫做革命性的变革。技术一旦进入这个行业,它对整个商业模式、运营模式,包括对这个产品本身,带来的是革命性的变化,不是一个间接性的过程。这代表传统教育和真正在线教育的本质区分。

传统教育更多来说,应该是一个你必须做的事,不用担心人的主观愿望。在线教育什么人都可以来上课,资源都是免费或者低收费的,很本质的区分就是从资源变成体验的。传统教育和在线教育,我觉得本质区别是说,这个东西到底在哪儿,把资源向体验转移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面,关键点已经变了。不是因为这个资源好就行了,关键点是你到底怎么打动用户?从教育角度来说,受教育的人到底关注什么?关注的是体验还是资源?

凤凰是做媒体的,媒体实际上是以资源为中心的行业,像我们凤凰吸引了很多高端用户,从长期来说,从凤凰整个品牌来说,它针对的是高端人群,所谓这种对知识比较苛求的用户。我们吸引用户的根本是什么?是我们的资源。但是一旦进入到在线教育这种不是以资源为主导型,而体验为主导型的行业后,光靠优秀的资源是不可能真正吸引到用户的。

我们搭建的媒体平台,到底关注的是什么?资源是必不可少,一定有好的资源人才有来的第一个要求。但是人家来了以后怎么留存这个用户,从你这儿得到最大的价值,就从资源涉及到体验上,这也是教育这一传统行业一个新的变化,是一种观念的转移,不仅仅是有一个好的技术。以前不可以远程教育,现在可以远程教育了,如果你还是用传统的模式,只存在跟传统行业竞争的地步,没有一个真正的转换。

在线教育来说无外乎几种做法,研究报告里面也提到,在教育行业里面最大的两块是什么?一个是做平台的,他们是自己做平台,好的教育资源汇聚到这儿来,让这些资源能够放大,这是一种玩法。它第一关注是通过平台所提供的体验吸引优秀资源,它是一种先发垄断。包括欧洲一些好的大学,全部签到。如果一个用户想要得到优质资源,先发这个平台圈到地以后,他就有品牌优势,下面只要把平台变好就可以赢了。

我们现在会谈一些投资,主要把现在两百家好的教育机构好的教授做好了,实际上这个公司肯定是赚钱了,这没得说。只要能够撑得住,他就可以干。但是说撑得住多少年,什么时候把这个3%的留存率提高到10%,它肯定就赚钱了,但是3%我们认为它还是赚不到钱的。

第二种,我们认为是产品型的。在某一个比较关键的垂直用户人群,哪怕是做英语教育也好,或者是做自考也好,这方面的需求相对来说比较刚性,又能够在这个领域里面做到很好的营销,它能够吸引到好的生源。

这种模式比平台型的企业早,如果我把某一小窄条做好,给它好的用户体验,让它争取卖上一点所谓的升级或者是更好的,一定会形成一个循环。这种体验我认为是在线行业里面应该是较早赚钱的企业,它的目标是非常清晰的。但是,从一个长期的商业模式来说,它的发展空间是有限的。把建造师这一个行业全吃透了,那全中国能有多少呢?那一点对于教育的大盘子来说一定是小的。

从长期的行业角度来说,一定是有局限性的,因为什么呢?它是适用于某个比较窄的领域,这个窄的领域很难扩展到其他类型。这一点你们可能比我有直接的实战经验。长期来说,从风险投资也好,包括美国对他长期的愿景,应该说把它当成传统企业,没有真正给它高市值的回报。

整个教育行业是一个大行业,中间还有很多做工具的。像我以前在新闻集团,我们那儿是做工具的,我们做软件,做专门的配套,我们专注设计一款硬件,给中小学生一人一个,好多可以玩的东西。我觉得在线教育来说,还是刚才两个产品,一个是平台类,一个是垂直类。目前从发展来说确实变化非常大,而且机会比较大。

第二个,我想回到刚才提到的,我们凤凰网从搭建媒体平台的角度来说,希望怎么样来和大家一起做这个行业?我觉得我们实际上有几个想法。刚才主要还是说,我们认为一个教育行业它为什么从一个传统行业变成一个在线行业,它为什么会这样?这个根源在哪儿?从资源型到体验型的一个发展。从资源型向体验型的发展,关键环节实际上是用户,也就是说你怎么样能够给用户提供最大的价值,从认知用户到满足用户的需求,到用户的延展,到真正的价值实现,这个闭环里面如果能够提供价值,我觉得我们还有价值。

如果我们还是打了一个传统企业,我找一些最好的老师到我们这儿放一些课,或者找一些大家这样的专家做一个访谈,这肯定是不够的。因为这样的话,这只能是一个噱头,吸引人进来,这个门路进来以后,怎么样才能够真正让这个东西转起来。

从媒体角度来说,我们自己也面临着从传统媒体或者是传统的互联网媒体,向一个个性化的互联网媒体转型的这么一个过程。我们认为最大的对手不是新浪搜狐所谓传统做媒体的人,我认为最大的对手是百度、腾讯。实际上“媒体”这个概念已经非常模糊了,传统认为只有像电视台等才是媒体,现在只要有内容你就是媒体,只要有用户你就是媒体,这个里面我们最大的期望是什么呢?我们在媒体的基因里面怎么能够注入体验、让用户实验价值,让这个行业链里面不管做资源的也好、做产品的也好,还是做工具的也好,能让大家串起来,这也是我们媒体平台最大的期望。

我们是一个很好的入口,刚才也提到我们的用户是高端人群,我在美国的时候,这些所谓海外留学的妈妈都是我们凤凰网的用户,在海外不看别的,都是看凤凰网。凤凰网品牌来说是一个高端人群汇聚的地方。我们资讯平台、历史平台,谁看的?那些小孩看历史的内容不是很多,真正有期望值的人都是看历史和知识类的。我们把这些用户转化成能够给他们提供个性化服务或者给他们提供更好内容的这么一个渠道?还没有。

从一个媒体平台角度来说,我希望把我们的教育平台,包括我们做的凤凰在线教育实验室,包括我们做的一些内容整合,把我们这个全媒体以及所有的这些工具、行业,跟我们用户真正接上来。通过分析我们的用户,根据用户的需求,根据用户的轨迹提供机制。

我们能够提供两三个比较关键的点。刚才提到,我们有很好的流量,实际上这个用户的价值很高。光上流量是没有用的,这些人到底关注的是什么,这些人到底对我们做教育行业的人,对你的帮助是什么?我们提供下面两个服务,一个服务是希望做到给所有大家这些在行业里的人,提供一个好的漏斗,从一个大流量的角度来说,流量实际上提供的是什么?是聚焦。也就是说我可能每天一百万的活跃用户,有的人关心某些内容,有些人关心某些服务,有些人关心整个行业的情况,什么样的人会转化成某一个教育产品的用户,什么人会转化为一个教育平台的用户?这样来说我觉得我们第一步可以做这个,跟大家在合作的过程中根据大家的需要,把它发动到一些所谓能够带来商机的环节里面。这可能是广告的形式,也可能是合作的性质,也可能是价值链的形式。

另外,把我们的内容也建立到一种所谓碎片化的,或者是形成整个全媒体的环节。这又回到了什么?教育实际上是什么?教育实际上跟普通媒体最大不同是什么?普通的媒体内容看了以后没有什么目的性,教育内容是有目的性的,每一种不同内容对于教育最后整个意义不见得是一样的。这意味着什么?

我给你举个例子,你们认为博物馆是一个教育环节吗?一般人不会这样认为。我跟你说,我女儿她以前在美国上学,她们做作文到美国的一个大都会博物馆,他们作文在那儿做。老师给她留的作文就是你要去看某一个展厅里面某一个东西,我不告诉你在那儿,反正相关内容找不到,最后写一篇作文,他们是初中的时候。

这个作业里面很重要的一个就是,内容虽然不是课本,就是博物馆里面的某一个展厅里面所提供的内容,展厅里面会有一些相关介绍,展厅里面有APP,把这个转化为专业。它到达的是什么?她们做的是中东文化的一个调研,实际上是看某一个东西以后写了一个相关的东西。这个东西从教育目的性的价值来说,远比你回家做作业的价值大得多。我觉得她过十年以后还会记得这件事。

内容资源在教育里面一旦与目的性相结合以后,碎片化的内容实际上是价值很大的。怎么把碎片化的内容串起来,这个对于媒体平台来说有很多的优势,但是这些内容怎么样转化?我们会在这些方面做一些尝试。另外,和大家一起携手把很多的内容东西通过分类的方式,联系到一个产品里面,把我们的用户和我们的资源、内容相联系起来,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优势。

[责任编辑:王尚喆]

凤凰教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