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滑稽列传——考研酱油传说


来源:跨考教育

你觉得自己能够像山丘一样天神下凡,自信名校难考的信念会在你的努力下土崩瓦解。你摇摇头,但是炮灰的想法总是在你心中挥之不去,考哪个学校的思考像π一样在你脑中无限不循环。

时维五月,序属立夏。各辅导班、自习室开始人满为患,世人谓之考研。往事不堪回首,遂作文,缅怀逝去青春并期勉励后学。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你镇定地坐在教室里,像关二爷一样身在曹营心在汉。耳边是老师绕梁三日不绝的唠叨,脑中是大量关乎考研的思绪。你看到某考上清华的学长文章里写到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你开始飘飘然,觉得就算不考“清北复交”,也要考上华东五校。想起心中高考时就一直挂心却无缘的南京,心中燃起一团希望的小火苗,顿时热血沸腾,斗志满满。

你觉得自己能够像山丘一样天神下凡,自信名校难考的信念会在你的努力下土崩瓦解。然而晴天霹雳,老师突然谈起了去年考研情况,上届本专业只有三个考上研究生,你顿时像泄气的皮球,觉得还不如考上五个,这样正好凑成“狼牙山五壮士”。你心惴惴然,觉得之前的壮志仿佛一瞬间飞到爪哇国。你拿出“34所”名单,开始地毯式地排除,但你发现“34所”的企业管理像芝麻开花一样,一个比一个分数高。你寻思,至少得390,于是长吁了一口气,觉得390仿佛无法接近的极限,永远可望而不可即。你开始惶惶不可终日,觉得前途仿佛明日黄花,看不见希望。你觉得不如考一般“211”,考研真不容易,而考上的人更是有真元护体,你脑中浮现出一幅宏大的场面:大漠孤烟,沙场鏖兵,血与火中有光荣也有梦想,有折戟沉沙,也有一将功成。你淡淡地笑笑,大脑快速定格在交战双方前沿阵地成排的加农炮上,然后又快速地定格在炮弹爆炸后的尘埃中。于是,你想起了考研人最喜欢说的一个词:“炮灰”。

你摇摇头,但是炮灰的想法总是在你心中挥之不去,考哪个学校的思考像π一样在你脑中无限不循环。你夜不能寐,思绪万千,在黑夜中用黑色眼睛继续寻找人生的光明。你在夜深才沉沉睡去,而择校在N个日夜的思考后终于有了结果,你不甘心考一般“211”,最终决定非“34所”不考。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依消得人憔悴

复习的日子单调而重复,你费力地睁开蒙眬的双眼,挣扎着做出哈姆雷特“tobe or not to be”的抉择,最终选择了起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洗漱完毕,冲向食堂,买了一张薄若蝉翼的鸡蛋饼,一边前进一边解决早餐,在胃肠蠕动的,同时还不忘插上耳机听单词。看看表,已经7点50了,于是你使用了“疾风步”,外加“加速卷轴”,等到顺利地进入图书馆并且把位置占上宣布主权后看到手表指针不紧不慢地指向8点。你笑了笑,成功地保持了“早八晚十”。

于是你准备掏书,看到对面的哥们正定睛看陈文灯的复习大全。江湖上只要是考数学的人没有谁不知道陈文灯,江湖上只要是有耳朵的人没有谁不知道李永乐。想起你刚考研时,陈文灯还是李永乐,还是个选择题,不过现在局势似乎是“永乐大帝”完胜,就连以前被灯哥垄断的理工科数学市场也逐渐被大帝占据,你感慨句,灯哥老矣,尚能饭否?然后淡定地从书包中掏出大帝的真传——“永乐大典”,已被翻得残破的纸张让你仿佛感觉到明朝的沧桑,接着你就看到了久违的牛顿,接着就是一大堆微积分。悲剧的不是算不出答案,而是一道题算三遍有三个不同的答案,更悲剧的是没有一个是标准答案。于是你愤恨牛顿真是害人不浅,想起这小子的名言,心想要是他敢站在你的肩膀上你一定把他摔死,或者穿越回中世纪把往他头上落的苹果换成铅球。但是也不要太高兴,就算弄死牛顿,还有莱布尼茨,世间依旧有微积分。于是你无奈,接着就看到了泰勒,感觉绝对是一个尼采“超人哲学”里所说的神人,先前还是科学管理之父,现在居然折腾出了泰勒级数,于是你不由怀疑其实他的真实身份是拯救地球的泰罗奥特曼。你叹了口气,像小李飞刀里一样,级数,又见级数,每一道错题都像飞刀一样直插入你的心上。

你不淡定了,开始环顾自习室的难友们,注意到3点钟方向的姑娘肤若凝雪。你暗喜,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久违的江南姑娘?然后你看到人家拿出一瓶哇哈哈,你震惊,在脑中飞快地想先哲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想知道人家究竟是有歇斯底里症还是俄狄甫斯情结?接着看人家淡定地在做“660题”,你感慨,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人家都开始做“660”你还依旧在看“永乐大典”。你无意间听到人家打电话,怎么听都感觉是吴乡侬语?于是你笑,看到人家默然地看了你一眼。你心突然跳,很想说:“姑娘,你的唇边是呼之欲出的春天。”但是少年,请淡定,你不是诗人雪莱,你的春天,至少太阳得再直射N次北回归线才到来。

 

[责任编辑:邢玉龙]

标签:考研 34所 永乐大典

凤凰教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