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央视《互联网时代》总导演石强:最欣赏的人是萨尔曼·可汗


来源:凤凰教育

四个维度看互联网时代的人才之“道” 《互联网时代》共10集,3年时间,我们采访了大概200多位互联网领域各界精英。可以说,至少我们担得起一句评价:这是到目前为止全球第一部,也是

7月23日,央视《互联网时代》总导演石强出席由《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中国企业大学联席会主办的2015中国企业学习与人才发展大会,并作题为《互联网时代的人才之“道”》的主题演讲。他不仅爆料了一些《互联网时代》拍摄过程中的小故事,还表示,在拍摄了200多人,他最欣赏的是可汗学院的创办人萨尔曼·可汗。在线教育行业的小伙伴们,欢欣鼓舞吧!他具体是怎么说的,在石强的演讲实录中寻找答案吧。

央视《互联网时代》总导演 石强

四个维度看互联网时代的人才之“道”

《互联网时代》共10集,3年时间,我们采访了大概200多位互联网领域各界精英。可以说,至少我们担得起一句评价:这是到目前为止全球第一部,也是最全面、最深入地思考和理解互联网的大型纪录片,并且是第一部以互联网为一个时代,思考人类社会进程的大型纪录片。很多人问我,怎么理解互联网。我们采访嘉宾时,也让他们用一句话概括互联网,整理出二十多页,完全不重复。这些评价在节目当中,或者在书中都可以看到。

人才维度

从人才的维度,我认为互联网是人类历史上最人性的一项技术。它是最民主的一项技术,是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超越人类之前所有经验的一场变革。

为什么说它是人类史上最人性的一项技术?在我们的纪录片里,有很多大咖,他们是全球最顶尖的人士,实际上我们还拍摄了很多小人物,他们在片中仅仅晃了一帧一秒,现在就让我们看一看,在普通人身上发生了什么。

宋浩俊,韩国人,他是一个媒介艺人,他想做一件事情,就是利用互联网和社交平台,做一件异想天开的事情——造一颗人造卫星。他成功了,去年12月,他制造的迷你卫星升空;王卯卯,中国传媒大学学生,我的师妹。这个名字大家不熟悉,但所有人的手机里都有一样东西是她创造的——兔斯基表情。她失恋时,心情很郁闷,画了只兔子,于是就有了现在风靡全国的兔斯基表情;唐家三少,很多人都看过他的网络小说,23岁法律专业毕业之后,从兴趣出发,写了第一部网络小说,今天,他既是中国作协的委员,也是中国收入最高的作家。

之所以说互联网是最核心的一项技术,首先,它是对人的彻底解放。所有科技都是对人的一种功能延伸,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计算机就是对人脑力的延伸,互联网将所有人脑的脑力延伸到无边界,而且是全球的脑力互相相连,可以想见,这是怎样的情景。其次,它是人性解放。自由、平等、人的自主权、个体的差异性和个体价值,在今天充分释放出来。在工业时代,人像铆钉一样,是一个组织体里的一小块,我们从中体现价值,但有囚笼、铁笼效应。互联网时代,它被打破了。所有独特的人,自由、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人性,人因此能够成为更完美的人。再次,所有的准入门槛都被降低。个体的人被赋予更强大的力量,个体的才华和能力被充分释放出来。互联网让创新更容易,让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变得更具有创造力。

在理解人才这个词的时候,我特别喜欢这个人。好多人问我,拍摄了两百多人,最欣赏谁?有人格魅力的一些科学家,尤其是早期的互联网之父,那些在互联网浪潮中创造传奇的精英们,那些在研究互联网过程中贡献智慧的人,当然很值得敬佩。但我最欣赏的是可汗学院的创办人萨尔曼·可汗。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说过的一段话让我特别感动:“每一个人都知道爱因斯坦,但是世界上大概有50个‘爱因斯坦’活着却默默离开人世,因为我们的世界没能认出这些天才。未来世界每一个人都会发掘自己的潜能,我们可能在各个领域找到其他50个‘爱因斯坦’。”这就是今天我第一个要跟大家分享的,在互联网时代,如何看待人才,这是第一个维度。

社会化协作生态维度

罗伯特·希勒是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他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了这样一句话:“人们低估了人类的多样性,我们有太多与众不同的兴趣、品位和才华。互联网提供了机会,去真正地创造的机会。这将会大大地提高生产率和创新速度。未来几十年,我们将会看到它产生的令人惊叹的发展。”除了对个体的理解,我们再看看第二个维度——社会化协作生态。开放、去中心化、互动、自上而下、长尾是互联网时代或者互联网网络社会最基本的元素。这是我们一位顾问给我的崛起的网络社会的分析。可以看到,传统社会和网络社会,各个领域都发生了变化。在组织这块,是从大组织体到社会化协作。在互联网带来的变革中,非常重要的是社会结构和主体的再构,所有庞大、等级明确的体系都在衰退。相反,在平等水平的网络上,人们可以相连、分离、相聚、分散,整个社会和政治组织的形式都在变化,可以说越来越扁平化了。我们都知道,互联网是去中心化的,但去中心绝对不是无中心,而是多中心,是不断演变的中心,将来有一天,一个企业,甚至一个个人,都可以变成一个中心。

讲一个故事分享一下社会化协作生态。2000年,宝洁遭遇了最大的困难——所有能够开发的创意产品,都被想到了,因此,业绩大幅下坡,股票下滑一半,五百亿市值蒸发掉,宝洁下决心要开发出一款全新的产品来力挽狂澜。后来,他们非常有创意的设计部门提出一个畅想,做一款薯片,在薯片上印上图案,让大家更喜欢,这个建议被采纳。但做了多次实验,发现根本做不到,因为薯片非常薄、非常脆,一压就碎。宝洁全球有200个研究中心、9000名研发人员,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宝洁将这个难题放到创新中心,意大利的一位老师发明了一款可以食用的墨水,轻而易举地就解决掉这个9000名研发人员长期解决不了的难题。宝洁因为这件事,决定建立全球协作中心。我们去拍摄的时候,协作中心有150万人,他们来自全球各个研究机构、大学、企业,甚至是爱好者。宝洁再遇到问题,甚至是能开发什么样的产品,都放到平台上。今天,宝洁每年开发的新品种中,大概70%来自于这150万人,当然,宝洁生产也转向了全球协作。

所以,今天,我们共同在一个屋檐下,为同一个工作目标去工作,这种模式叫平行的网络化协作。当然,这其中衍生出层叠网状的社群化。长尾,大家都知道,它的提出者是克里斯·安德森,他说:21世纪的合作模式就没有那么正式了,它是网络化的,它是关于社群的,有些社群永远不会成为公司,但是最关键的在于现在我们有了20世纪合作创新模式的替代品。

在跟一些大的企业沟通过时,我说,未来,裁员是一定的,当然,你能够调度的智慧、你能运用的人才,也将是无穷的。如何以一种专门的生产方式和模式来搭建自己的人才架构,或者调动全球资源?我讲一个故事。

1999年,加拿大黄金公司因为资源枯竭,面临倒闭,于是拿出一千万聘请技术专家,帮公司寻找矿源。专家们忙活了半年,没找到。正在绝望的时候,他们在麻省理工听到了Linux的传奇故事,深受启发,决定孤注一掷冒险一次,将五万五千英亩矿区的材料放到网上,开启了一场黄金挑战赛。短短两周时间里,50多个国家的1400多人参与了这场黄金寻挑战赛,有专家、地质爱好者、军人,甚至还有大学生、医生。最终,五万五千英亩的土地上找出110个矿点,只花了50万,这家公司的资产就从1亿美金变成了90亿美金。

互联网能够实现将长尾放到最大,但是我想说是,长尾绝不仅仅是经济现象。每个人都有一部分技能和智慧是盈余的,我们已经大量地在使用的群体智慧这个词。作为一个企业,如何从社会协作的角度去看待你的人才战略和人才使用,眼睛是不是只盯在自己的组织体内?是否看到整个社会?借用我们片中的一句话,约等于无限小,被无限多地汇聚在一起,意味着任何可能。

今天,大家都在谈连接,我想说的是,连接只是基础,最初级的基础,关键是大家要思考,连接之后会涌现什么。有两个东西,第一个是价值的连接,连接不仅仅是信息和信息、物和物、人和物等等,是价值的连接。价值的重新连接必然带来价值的重新转化和重新定义。第二个就是智慧的连接,带来的除了物质的流动性和能量的流动性之外,还有思想的流动性,这种流动性会改变社会结构、认知结构以及治理结构。

所以,借助互联网时代这样一个契机,要懂得以最小的成本去获取最大的利益,智力的资本不光来源于狭义的自己,要取材于更加广义的社会。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必然会改变行业的组织结构,或者组织模式,因为每个行业的市场结构都取决于你获取信息的能力,如果你要去更大力量地去开发社会结构和充分运用到社会智慧,必然要做的一个改造,就要包括相应的体系。

今天,一个组织的成功,取决于能否帮助其网络中的节点实现自我组织,并愿意为网络的发展贡献力量,这是真正的内生性驱动力。一个成功网络的节点数量必然庞大,而从外界施加影响力的成本与节点的数量成正比。这正是自组织网络的成功之道,即网络的发展是出于众多个体和节点的贡献。

全球性资源维度

第三个维度是全球性资源。为什么提到这个,因为今天在人才观上,必须有更大的空间格局,跟过去不同的是,互联网开启了以个人为主体的全球化时代。《互联网时代》这部纪录片如果没有互联网,我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做出来。我们片子里有七位互联网之父,其中一个人,连他们同时做互联网的同事们都不知道,我们在整个在网络上进行病毒式营销、邮件查看,用互联网的方式,终于最后找到了他们。

我们都知道,互联网让碎片化的资源与碎片化的需求高效对接,企业与人才的关系同样如此,在这里从这个维度上,是否也有共享经济的思维。《世界是平》作者说过一段话:最关键的就是你不需要一个国家来实施全球行动,也不需要一个公司来实施全球行动,作为任何一个个体,都可以实施全球行动,我们能够用所有人的智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的地方,能够解决世界上多少问题。这是互联网的方向。

人工智能维度

最后一个维度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要求企业人才要有更大更长远的时间格局。所以我建议从进化论的角度去理解互联网——从一个单细胞裂变成多细胞。布林约尔松是麻省理工学院非常有名的教授,他提出一个观点,就是人与机器赛跑进入下半场。实际上从机器出现,人就一直在被淘汰,就一直在赛跑,但是下半场赛跑,人是跑不过机器的,因为机器是以摩尔定律的速度在加速发展。

在这样的背景下,建立新的知识和能力体系是最大挑战。什么样的技能和职业会被迅速淘汰?什么样的能力是未来需要的?什么样的人才是企业未来需要的?什么样的人才是未来最有价值的?

英特尔首席未来学家史蒂夫・布朗提出“第五维度”会让世界变得更加智能。今天的三维加上时间是四维,加上数据,就是维度。他说:“我们必须要想象人类在7年、10年甚至15年以后需要什么样的产品,我们需要思考很久以后的变化,确保15年后我们能为人类生产出很棒的产品。想想生活中每个物体,如果它不是智能的,没有联网,你能做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是一名未来学家,这就是我每天的工作。”

说到教育,很简单化,当知和识在未来分离时,教育教什么?如何教?未来,一张芯片可能解决孩子现在学的所有东西。实际上,在美国,小学和中学已经开始翻转课堂。未来的识,所有人都有相应的知,相较高下取决于运用知识的能力。教什么?如何教?在线教育大家都是在做,我想提醒一下,现在在线教育还停留在知的层面,更多还是在渠道上,这是一种教学方式,通过网络更大范围地覆盖很多人,更便捷。但是,在线教育更大的背景是真正实现便捷化,因人而生个性化价值,这是最重要的。因为大数据可以分析出每个人的特点,这是在线教育真正在研究或者孕育的根本。

最后想说的一句话就是,今天,我们很多人都要学会一样东西,做很多考虑,实际上,我们是站在今天看未来,几乎做的所有决定、判断、选择都是错的,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所以,必须学会站在未来看今天,来决定你今天所有的行为。(中国远程教育杂志\潘超)

[责任编辑:卜范龙]

凤凰教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