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期 2013.02.26

  • 1谈创业:28岁出来单干,传单发到腰都要断了
  • 2谈伯乐:李开复能剥开业务表面,看到底层的东西
  • 3谈多贝:现在只做到理想状态的百分之二三十,目标是平台
  • 4谈竞争:多贝在业界独一无二,核心竞争力是让老师讲课更舒服
  • 5谈行业:在中国,一个雅思培训行业至少都能支撑一两家上市公司
  • 6谈发展:教育人士比互联网人做在线教育更靠谱,成功概率更大
  • 7谈未来:在线教育的未来是UGC模式,成功与否取决于长尾能不能被开发

核心提示 随着过去两年美国出现了诸如Khan Academy、Coursera等很多新模式的互联网教育企业,中国也涌现出很多基于在线教育的创业公司。连世纪佳缘的创始人龚海燕也信心满满地开创起在线教育新事业。在线教育是否迎来了自己的春天,能否“涤荡再造传统教育行业”?带着这些问题,凤凰网教育独家对话多贝网CEO陈广涛。

28岁出来单干,传单发到腰都要断了

凤凰网教育:据说您做过销售、做过技术,也在教育行业摸爬滚打过,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创业经历吗?

陈广涛:我原来在惠普做销售,28岁出来创业。

当时我们创业,并没有像很多互联网创业团队想的那么exciting,一开始也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创业嘛,要么做零售,要么做企业用户。做什么呢?要么做产品,要么做服务。现金最好的就是零售和服务业,这是活得最久、投资最少的。零售和服务业大概就是餐饮、美容美发、家政、医疗健康、教育这些。这几个领域中最容易信息化的就是教育,我多多少少又有IT背景,有流媒体做实时的技术,于是就挑了这么一个行当。

我们创业的团队是一个比较奇葩的团队。我原来在惠普做销售,我的CTO原来在IBM,我的COO原来是阶梯英语培训学校教英语的老师,我们几个人联手创业搭建醍醐网。我估计中国肯定是没有这样的一家技术公司,它又运营过学校,这样的公司在全世界估计都是奇葩。

我们那个时候非常的封闭,三个人在交大老师宿舍顶楼里租了一套两居室,不像现在的年轻人还参加各种行业大赛。我们搭建的这个网校没那么多先进的理念,完全是照传统的学校模式在做。我们三个全职员工、两个实习生,运营一家大概一两百学员的在线学校,每天晚上有一百多人听课,教师都是纯外教。教学我们用的是自己开发的教学系统,在线教室也是我们自己做的。编教材、写课件、安排老师、招生、发广告、定考核、培训,全是我们三个人在做,这种现象是线下教育机构不可想象的。我们把能用到的信息化的东西几乎全用到了,比如用户通知、老师考评、销售、广告,凡是能不用人去干的事,就不用人去干。

每一个细节全部都是我们自己做的。我在地铁发过传单,当时发的腰都快断了。一个传单多少钱、需要雇多少人、一个小时能发多少我都非常了解。当时我们就是把它当一门生意去做的,只不过可能是用一个IT人的思维方式去做这件事,但是还没有到互联网那么高的层次。

李开复和汪华能剥开业务表面,看到底层的东西

凤凰网教育:后来是怎么说服李开复和汪华进行融资的?

陈广涛:做到后来醍醐开始盈利了,接下来就是扩大规模这个问题了,这时候我们开始出来找融资。跟不是技术出身的投资人聊,他们会把我们跟QQ、SKYPE比,意识不到我们的技术价值。他们更多的是分析这个模式,而又搞不清楚这个模式,找不到可借鉴的,所以就一直没成。和互联网人去聊这个项目,他们会对这个业务害怕,他们不知道这个业务到底有多大,因为你找不到一个现成可参考的例子。

而创新工场的李开复和汪华跟他们不一样,开复和汪华原来也在大型的技术公司做过,他们看一个项目,可以剥开业务表面,看到这家公司底层的一些东西。比如看到我们用的Flash,开复马上意识到,其实音频、视频的结合可能会出来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汪华明确跟我说,你做英语教学,可能过了十年八年,在中国也还有市场,但是它不是投资机构特别喜欢的产品,你们这个项目的底层架构其实有可能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更大的事。

我说我们也有想法,我们这个技术其实很容易能够免费化出来,作为大家都会使用的一个东西,解决更多的教学问题。然后我们用了十天时间,把现在多贝的原形给搭了出来。开复看到很开心,说“有意思”。十天的时间整个网站的逻辑全变了,不再是醍醐那个样子,是一个全新的网站,有全新的域名,每个人都会有创新教室。这个原形验证了我们说我们能做的和他们认为我们能做的东西,所以这是创新工场敢投资我们的原因。我觉得创新工场不仅能看到看你现在的业务,他还能通过你的现有业务看到你未来的各种可能的空间。

多贝现在只做到百分之二三十,目标是类似豆瓣的平台

凤凰网教育:我浏览过多贝网,发现上面的课程还没有特别成体系,现在的多贝处在什么发展阶段?

陈广涛:这是多贝现在的问题,它不是原来醍醐的模式,原来的模式是B2C。现在的多贝其实只达到这个产品生命周期的百分之二三十,离它应该成为的样子还差太远。多贝现在的状态是资源很散,我们还没有整理出来资源,整理出来之后才能够聚合,用户才会发现自己感兴趣和不感兴趣的内容。为什么现在是这个状态,因为教育类的内容生产非常慢,成本很高,和微博不一样,微博可能瞬间就达到几万条,但是一个老师讲一个课程,要有一两个星期的准备,本身生产内容就很难。

做教育应该是怀有一些长期愿景去做的,在教育产品上,绝对不可能出现爆发性增长的东西。做教育产品的人,在一开始的时候,都是别人看来精神病、神经神兮兮的人,他们在做一些大家都不能理解的事情,比如像TED,像可汗,像BPP这样的东西。可能他们开始也没考虑挣钱,然后过了好多年,通过漫长的积累,内容聚合在一起,这个东西就出现了。如果这种东西你没有想过,等价值出现的时候你再模仿它,基本上就不可能了。

凤凰网教育:您对多贝的未来是怎样规划的?

陈广涛:多贝将来长远的目标是要做平台,我可能说过做淘宝那样的平台,更多的是举一个例子,让大家能更好地理解这个模式。媒体说我要做在线教育的淘宝,其实是一个误读。多贝是要做一个平台,内容不是我来生产的。如果做成的话,可能有点像豆瓣。我并不是说多贝最后会变成豆瓣那样,我认为,在国内它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东西,是中国特有的东西。

多贝在业界独一无二,核心竞争力是让老师讲课更舒服

凤凰网教育:多贝是如何吸引用户的?

陈广涛多贝吸引用户,最根本还是产品好。老师觉得讲的舒服,他就来。他为什么讲的舒服呢?因为我们知道他要什么。我举个例子,比如这个房间是一个物理上的房间,这个空间它可以用来开会,还可以用来讲课,还可以用来唱KTV。现在它是一个会议室,这里有白板、有投影,它就还能用来做讲课的教室,因为教室的功能它都有。但如果你是一个老师,你在这个屋子里讲课,你就很不舒服。我们做过教育,我们知道虚拟化教学应该是什么样的,哪些功能是必须的。如果你单拆开来说,我们跟其他在线教育网站没有区别,都是视频、音频、打字、白板,但为什么老师喜欢用呢?原因就在这里。

凤凰网教育:跟国内同类型在线教育公司相比,多贝的竞争力在哪里?

陈广涛:国内在线教育大都采用实时授课实时交互的方式,但是从理念上、从运营方向上来说,我会很自豪的说,全世界就只有我们,多贝就是多贝。我们从来没说我们要学谁、我们要成为谁。别看9158那么屌丝,在美国也没有,YY美国也没有,我不认为中国人做什么,非得跟美国人一样。相反,我倒见过太多人拿美国人的东西来中国套,骗投资人的钱,最后项目泡汤了。现在这个时候不是门户时期了,在这个时代,美国行的通的一些东西,在中国也就是腾讯、百度他们的事,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在中国,一个雅思行业至少都能支撑一两家上市公司

凤凰网教育:在线教育领域,哪一种模式您觉得会更有前景?

陈广涛最开始做起来的是B2C垂直类的,再往后就是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我们现在做的这个模式。这种模式需要的时间会比较长,而且这个门槛儿很高,你要提供一个你能解决,但是每一个B自己不能解决的东西,用户才会互相依赖。现在看来这个让用户互相依赖的东西就是直播和互动。但将来它会变成什么样的东西,是淘宝,还是某种社区、某种工具,或者是媒体,就不好说了。

很多互联网人会把教育看成一个行业,其实它不是一个行业。只有服务的用户是同一批人,才称得上是一个行业。我认为教育是包括很多个子行业的一个大行业,它们有某种共性,运营方式比较类似,都是从事服务行业。因此大家把教育看成一个行业,但是这个行业无论是从单个的体量,还是从总体的体量来看,都远远超过一个行业的范畴了。中国随便一个教育细分行业,比如雅思、托福、GRE,至少都能够支撑一到两家上市公司。如果能覆盖全国,就不是一两家了。像学而思、学大、安博这三家上市公司都做中小学辅导,他们的市场份额大概只占全中国的不到3%。

在线教育的未来是UGC模式,成功与否取决于长尾能不能被开发

凤凰网教育:您认为线下教育和线上教育谁会是未来?

陈广涛:一部手机,可以在线下买,也可以在线上买,最后的消费体验其实没区别。但是服务行业,线上和线下的体验是不一样的。可能50年后,实体性的商品交易就没有店面了,但是服务行业不会。线上教育可能会影响、冲击线下教育,但是它们两者有差异,任何交易当中一丁点的差异都会导致对用户需求和企业价值非常大的冲击。比如,海底捞可以送货到你家,但为什么不会对线下店面造成很大的影响?因为你去店里,能享受到店里的服务,这两者还是很不一样的。

在线教育的未来,取决于长尾能不能被开发。我觉得在线教育最大的机会是在中长尾。至于头部这一块,现在垂直类教育的网站,大都还停留在互联网最早期的思维方式,是门户思维,或者说论坛思维。如果用互联网的方式去改变它,可能会有些机会,比如粉笔网做的公务员考试的产品。

教育人士比互联网人做在线教育更靠谱,成功概率更大

凤凰网教育:新东方在线副总裁潘欣曾经说过,在线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互联网人在做教育,而互联网人并不懂教育。

陈广涛:互联网人不懂,但是他可以学。打个比方,一个做互联网的人,他愿意放下身价,做一个专门针对公务员考试的垂直类产品,这就是在学习。但从难度上来说,在教育这个行业,学教育的人要比学互联网的人更快些。至于教育圈的人有没有这个意愿,就很难说了。只要有学习意愿,至少在我现在看来,这些人成功的概率更大一点。互联网人都顶着很多光环,如果他做一个垂直类的在线教育网站,广大投资人和媒体都会觉得你这个东西很不性感、很奇怪,你干这件事跟你的使命不一样,所以互联网人未必愿意这么去干。

凤凰网教育:您既不是互联网出身也不是教育出身,也做了一个垂直网站。

陈广涛:我一直都说我是蛮特殊的,我知道这里面问题在哪,我会带着多贝走到我想做的地方。我认为平台化的东西在互联网上有机会,但它只是在特定的一个需求上有机会。我觉得我已经看到了这个机会,但是路还很远,需要一点一点地走。在线教育这个行业,如果靠谱的人越来越多,市场会非常大。大家都放下原来牛逼的心态,互联网人对教育多点敬畏之心,教育人别太看不起科技,双方都靠谱一点,互相尊重,互相学习,才有前进的空间。只要更多靠谱的人来做这件事,一旦出来几个成功的典范,其他人照这个模子画就行了,很快就会遍地开花。而遍地开花一出来,很有可能每一个具体的教育行业就会出现一到两个这样的网站,他要么自己干,要么把这个流量分发出去,这种生态环境一旦形成了,这个市场就会非常大。(凤凰网教育 白萌、王家耀)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嘉宾介绍

陈广涛

多贝网CEO

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2009年从惠普离职,创建醍醐网。2012年得到创新工场融资,搭建实时在线教学平台多贝网,为广大教学者、培训者以及知识分享者提供实时在线教学平台服务。

华图 易定宏

中国到了变革期

北外网院荣誉院长 顾曰国

对我来说 大学就是天堂

Global English 马克兰姆

学习和工作相关才有动力

和中出国总裁 王力民

出国能完善中华民族基因

瑞思英语CEO夏雨峰

家长是外语教育的天花板

零点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

联考是因为单个形象不够

栏目介绍

  凤凰网教育频道推出“微访谈”栏目,对话业界领军人物。有联系合作请致电010-60675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