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现任校长徐立之将于明年2月底离任,群龙岂能无首?选掌门人成当务之急。有别于内地多数高校校长由任命产生,香港高校主要施行聘任制。香港的大学校长要求什么条件?选校长有哪些程序?学生和校友是否可参与选校长?凤凰网教育带您对比内地与香港的大学校长选拔机制,看看香港的大学如何用人,什么样的人才能在香港的大学当校长。
 
 

香港有8所高校(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香港浸会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教育学院、岭南大学)是公立大学,由香港政府通过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

8校的最高首长(校监)由特区行政长官兼任,校长则是学校的首席教务和行政主管,由学校最高管理机构(港大为教务委员会)委任,负责学校的管理、运作及行政事务,还负责教职员和学生的福利和纪律等事宜。【详细】

 
香港大学校园一角

香港大学校园一角

香港理工大学别致教学楼

香港理工大学别致教学楼

能够当香港主要大学校长的基本条件十分明确:学术上要有成就或地位,如果是在美国最好是美国科学院院士或美国工程院院士,学工的至少是IEEE院士吧,SCI论文发表数要够,国际上专业同行基本都知道你这人。【详细】
至于管理经验,要在国际知名些的大学做过校长、副校长、院长,如果在研究机构工作,就主持过国际知名的研究中心或实验室,等等。条件都很刚性,遴选委员会的选择没有什么模糊、灵活的地带,主要了解和考察应聘者是否符合以上条件。【详细】
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丁伟介绍,香港教育人才有限,而大学校长要求又甚高,要找到一位学术上有一定成就、行政经验丰富的人并不容易。因此,除了本地挖掘,将眼光瞄向海外是必然选择。 【详细】
 
知名学者转型港校校长
 
香港大学校长徐立之

香港大学校长徐立之

徐立之在担任香港大学校长之前,原任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及多伦多病童医院研究中心遗传学及基因生物工程计划的首席遗传学家。

 
香港科技大学校长陈繁昌

香港科技大学校长陈繁昌

陈繁昌曾任教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曾任美国国家科学基金助理署长等职,为知名学者。

 
 

一校之长,地位非同小可,其选拔过程自然也非常谨慎严谨,往往费时甚多。香港高校要吸引人才,除了良好的师资力量和学术氛围,待遇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有足够的吸引力才能唤来人才。 【详细】

香港城市大学 香港中文大学 香港大学
 
一校之长选拔往往费时甚多

一校之长选拔往往费时甚多

学生参与成为港校选校长常态

学生参与成为港校选校长常态

虽然香港高校大部分是公立大学,但政府在选校长的过程中不扮演任何角色。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表示,校长招聘由学校自主决定。【详细】
香港高校校长的选拔要经过三道程序。首先成立临时工作小组,就新校长的遴选条件和程序征询师生、职员、校友和有关人士的意见。接下来是成立物色委员会和遴选委员会,分别负责新校长人选的物色和选拔。【详细】
决定校长人选的遴选委员会中,学生和校友各占一席,拥有超过18%的决策权。香港高校在招聘校长时都十分重视学生的意见,学生的参与成为香港高校选校长的常态。 【详细】
香港大学校长去年的年薪应该在400万港元左右,其他各高校校长的年薪也均在数百万港元。另外,校长还享有高级配车和一座别墅。【详细】
 
内地大学校长4种选拔路径
 
内地大学校长4种选拔路径

1、“内部升迁”传统思维占主流

目前教育部直属的75所高校中,从本校内部上升的就有38人,其中包括34人由副校长升任校长。教育系统仍非常注重经验的传承。【详细】

2、官员“空降”数量日趋减少

现任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校长中,25位有教育部工作经历或兼职。【详细】

3、高校“换血” 跨地区流动突出

现任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的校长,34位为“外来户”,除5人为行政部门“空降”外,29人来自其他学校和科研机构,其中12人此前为他校校长。【详细】

4、公开选拔仅限于专业型高校

去年教育行政部门开始在校长任用制度上寻求“破冰”,开展直属高校校长公开选拔改革试点,由“任命制”向“选拔制”转变。【详细】

 
 
 

一所大学能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在学术研究方面能取得多大成就,与师资水平有直接关系,而校长的水平和眼界则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决定因素。港校在短短20年内异军突起,与其不惜重金觅人才的理念密切相关。港校校长如何看待大学教育和人才培养?

香港城市大学校长郭位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沈祖尧
香港浸会大学校长陈新滋
在香港,各大学仿效欧美设立委员会,负责管理大小事务,但相互牵制,缺乏判断和互动,影响学校决策推展。因此,虽然不少大学在“硬件”与“软件”上大体追上了国际标准,然则在“心件”尚有潜力可挖,未来才能与硬件、软件的进步相提并论。【详细】
抗议作为一种校内活动,我想不是一个麻烦,而是高等教育的一部分。学生可以在抗议的过程中学习怎么从不同角度来看问题,视野会变得比较广一点;同时他们可以学习怎么讲道理,而不只是释放自己的意见。【详细】
尽管我承认,较好的排名意味着大家对学校有一个基本的认同,但这个并不是绝对的衡量标准。我希望社会能具有更大的容忍性。中国希望看到 “完人”,但是世界上没有“完人”。【详细】
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背景,对大学的要求也不同。“对大学排名榜一定要以平常心看待。”“我们怎样做,还是遵照我们自己的理想,不会为排行榜所左右。我们不会针对某一个排行榜上的指标来调整治校理念。譬如说排行榜要看国际学生的比例,我们不会为此去迅速扩大国际学生规模。”【详细】
 
 
香港理工大学校长潘宗光

香港理工大学校长潘宗光

香港理工大学校长潘宗光:年轻人要建立正面价值观

作为校长一个是帮助学生好好学习学问,提高他们的分析能力、思想、创造能力等等,另外一个就是帮助我们的年轻人建立一个正面的价值观,做人的态度。

我希望在大学里面能帮助学生有价值观,有国际视野,这是我们作为大学校长应该要做的事情。【详细】

香港浸会大学校长陈新滋:打造创意&全人教育

冀望在任上能够将“创意”刻入浸会大学骨髓,使之在未来成为浸大的名片之一。

我希望浸大的“全人教育”能够让我们的学生感受到这种教育模式带来的对个人的全面提升,同时能够帮助他们在社会中发挥更好的领袖作用。【详细】

近些年,中国内地的大学教育发展很快,各地出现了很多新大学,各大学建了很多新大楼,同时每年入学人数也达到了数百万,但大学教育仍然很难让人满意,很多大学生毕业即失业。“大学者,非大楼也,乃大师也”,一位好校长等于一所好学校。

凤凰网教育 出品 欢迎收藏
责任编辑:王尚喆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