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一度的院士遴选又开始公示。享有国际盛誉的神经学科学家、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第一轮出局,可以说是在他本人意料之中,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在可惜之余,饶毅落选的原因成了大家的茶余谈资:是他素日特立独行、成了媒体圈里的“大嘴巴”得罪了太多人?还是硬件条件根本不满足评选资格?抑或是盛传的“院士制度”的不公和透明度不够让公众有了猜想的空间? 【网友评论】
 
 

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落选中科院院士 称“大家都知道原因”

昨天,2011年中科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公布。同日,一篇“从今以后不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的博文,再度引发公众的热议。博客作者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在中科院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名单中出现过,但在中科院初步候选人名单中落选。昨晚,饶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早就预计到了这个结果”,“任何学生物的人都会知道原因”。【详细】

 

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

饶毅称做院士没自尊

鉴于推崇中国科学院前身中央研究院生命科学方面代表性科学家林可胜等、敬佩中国科学院第一批学部委员如神经生理学家冯德培等、尊重50年代以来在国内艰苦环境中坚持做好科学研究的院士,我于2011年初接受推荐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在表达了的尊重和感谢后,从2011年8月17日后将不再成为候选人。【详细】
享有国际盛誉的神经学科学家、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落选。被问及原因时,饶毅这么回应:要问别人才能知道什么原因。任何懂行的都知道是否条件不够,只要看看已经当选和其他候选的就知道。我是否当选不会影响懂学术和有良心的人对我的评价,可能会影响的是,人们对反对我的院士素质的评价。【详细】
饶毅称,2011年初接受推荐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是鉴于对林可胜、冯德培等老一辈科学家的推崇和尊重,尊重那些50年代以来在国内艰苦环境中坚持做好科学研究的院士,同时也感谢其学部委员和现任院士的支持。宣布不再参选,此举或能警醒热衷不正之风的人,要人夹着尾巴才能做院士其实是缺乏自尊。【详细】
 
问卷调查
 

对“北大院长落选中科院院士”您怎么看?

 

调查

1.院士评选应该以什么作为标准?
以学术成绩和影响力为唯一指标
应该考虑个人品质以及公众口碑
辈分和资质十分重要
综合考虑,不可偏废
2.院士评选应由谁说了算?
相关领域的专家
社会上的公众
上层领导部门
多方商议决定

 

 
 
 

“铁饭碗”不再却有“铁院士” 院士评选如何让人信服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顾海兵,研究世界各国的“院士制度”已经有十多年。他说,以目前院士的平均年龄来看,依据人的寿命周期规律,几乎不可能有什么创新,除非特殊情况出现。科学院和工程院不是养老院,当我们各行各业的职工就业制度都在打破铁饭碗的时候,当中国各方面的改革都在推进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还要在科技领域保留这种“铁院士”呢?【详细】

 

品行端正 不仅仅是院士评选标准

院士评选要看学术贡献

院士作为最受公众尊敬、羡慕、爱戴的群体之一,品行端正是最起码的要求。如果一名院士,连品行都不端正,还如何取得学术成果,成为高层次、高爱戴的公众人物呢?这样的院士,又如何能够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贡献呢?。【详细】
由于评上院士便意味着名利双收,一些现任官员便对此趋之若鹜,甚至动用单位的公共资源包装个人成果、拉关系跑院士。而现任院士在申请项目、开展研究上也往往有求于现任官员,这就使得院士头衔可能被作为礼品交换。要防止这些弊端,一是要采取官员回避制,各单位不能推荐现任官员参选院士,二是要公开评选,向社会列明候选人的主要学术贡献,接受公众和其他候选人的监督。【详细】
判断学者科研水平和贡献时,要有历史的眼光。科学“规律”都有其相对性,因此也要看他们的工作对其后的科技水平提升有多大贡献。越是高等级科技奖励,越是需要时间验证。比如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贡献很多都是10年甚至数十年前的成果,评审看重的是其成果在整个学科和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地位。 【详细】
 
院士评选制度
 

院士评选如何让人信服

“准院士”被刑拘能否惊醒评选制度

“中科院准院士”段振豪妻子发帖称其包二奶养私生女,并挪用国家科研经费给几名情人各送一套房。随后中科院就此展开调查。7月21日,中国科学院方面称,段振豪虚报冒领差旅费,涉嫌贪污。目前已刑拘。【详细】

 

院士评选不能“仕而优则士”

一些“仕”,不论其学术成就如何,只要官至一定级别,“士”就成了一种待遇或者“退位”、退休的一种安慰和交换。高管和高官从事的都是行政性工作,除署名外,他们很难在研究性工作中做出什么实质性贡献,这一点是尽人皆知的。“嘴大”就什么都懂,权大就什么都能的“奇迹”,在研究领域根本就不存在。【详细】

 
 

保障院士评选“纯度” 院士增选理应回归学术本位

院士当选者应是当前乃至今后长期在专业领域从事研究工作的领军人才,应是一心从事学术的人。在选举上,要改变归口初选部门与省市推荐候选人的方式,增加学术研究圈推选的分量,增加推选的透明度和社会公众的监督,避免由政府部门说了算。另一方面,“最高”学术称号是国家对某人在该专业中“取得过”的成就和“作出过”的贡献的肯定,并不意味着现在甚至将来仍然如此,“资深院士”制度的设立正是此意,让院士选举回归学术本位,这一举措值得人们期待、欢迎。【详细】

 

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

中国工程院新院士全经过品行检测

在科学技术领域做出系统的、创造性的成就和重大贡献,热爱祖国,学风正派,积极促进科学技术的研究、发展和应用,努力创新,具有中国国籍的研究员、教授或同等职称的学者、专家,方可被推荐并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详细】
院士和部门提交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候选人推荐书》以及“被推荐人附件材料”,均不得含有涉密内容。确需提供涉密材料的,涉密部分须按国家有关保密规定通过机要渠道另行报送,并附被推荐人所在单位的密级证明,但不得报送绝密级材料。违反上述任一规定的,一经发现,将终止该候选人的评审资格。【详细】
2009年工程院院士增选,首次参照了“品行端正”这一标准。据介绍,2008年,中国工程院修订了《中国工程院章程》,增加了此项标准和条件,以突出学风道德在评选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评选院士要保证其学术水平,因此在增选过程中最关注的是其业绩材料,材料是否有不实之处,成果是否有包装,都涉及到品行问题。因此,评选过程中也不能忽视对材料的真实性和客观性进行考察。【详细】
 
他山之石
 

中美院士选举对比

中美两国院士选举对比

美国国家科学院每年都会增选院士。选举首先从提名候选人开始。阿尔伯特在《通向院士之路》一文中解释说,正式提名只能由院士提交,信息透明仅限于院士评委团体内,对外界则保密得严丝合缝,蒙在鼓里的反而是当选者。一边力求公开,一边要求保密,中美院士评选之间的差异,还体现在“主动”和“被动”间。【详细】

 

借鉴国外发达国家 改革我国院士制度

国外学术组织,无论在行政还是经济上,都是完全独立于政府的,是自我管理并向政府提供客观资讯的机构。美国、英国和法国科学学会的管理机构和会员的选举:一不受政府部门干预,二不受现有理事会成员控制,三体现了全部科学学会会员的意愿。学界与公众的交流更为公开民主科学的魅力不在于深奥却无人能够理解,而在于为更多人了解并服务于他们的生活。【详细】

知情人曝院士评选灰色链条:公关费几百万

 

71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陈运泰发现:快到评院士的时候,一些院士候选人就以邀请开会等名目与拥有投票权的院士接触,打着交流的旗号,好吃好喝好招待。陈运泰发现,除了“活动”之外,有的单位或个人还很会“包装”。“为了包装‘大成果’,就把很多人的成果集中到一个人头上。”【详细】

方舟子:饶毅为何落选中科院院士?

学者、科普作家方舟子认为,饶毅铩羽中科院院士增选,“纯属侮辱人”,而其声明从此退选,是对目前国内学术界不正之风的无声反抗。不过,仅凭饶毅一己之力,恐怕难以对国内科研体制产生根本性的触动。【详细】

董箫乐:院士评选做到公开才能减少质疑

民众会产生质疑之声也不是没有道理,民众担心的贿选事故在各种层次地评选过程中都曾出现过。一些官员没有真才实学但却依靠自己的官职或者关系获得了一些所谓的荣誉称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详细】

侯金亮:追求增选院士的规则“纯度”更有意义

院士队伍中“高官、高管”的比例过大,人员偏于行政化,被公众诟病已久。勇于对某些“高官、高管”说“不”,保证院士的“纯度”有剑走偏锋之感,而保证规则及其执行过程中的 “纯度”才是最重要,最具有意义的。【详细】

科学院工程院不是养老院 院士评选应更加透明

 

院士,作为一种学术荣誉称号,其产生发展有一定的背景和原因,在历史上确实对尊崇科学、引导科学进步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其作用必然会随着历史的变化发生改变。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院士的神秘光环已逐渐失色,院士制度越来越弱化、虚化,产生了一些束缚科技创新与科技进步的问题和现象,设立院士制度的本意已无法实现,需要对这一制度进行进一步的改良。【详细】

 
反思
 
“院士候选名单”何以引起围观?

既然媒体和公众的围观是出于一种担心和反思,这就意味着应对这种围观的最好态度就是公开和透明:通过公开告诉人们,评选的规则是严格的,那些沽名钓誉者根本不可能入选;只有通过透明人们才可以发现,行政身份对评选的影响是有限的,那些高管和官员的确有真水平,他们的入选也并没有改变规则的公平性。 【详细】

落选院士的“胜利”该怎么解读

当权力操纵学术的现实愈演愈烈,一项院士评选便被寄予了更过寓意。院士制度作为一个国家科学的最高象征,是一种学术荣誉,而不是一种权力荣誉;希望在最后的确定名单里,多是一些专于研究的人士,少一些为官之人。【详细】

要知道科学家首先也是人,不刻意和老百姓保持距离,不那么傲慢,相反,豁达、宽容一些。院士遴选,选的是科学家,不是道德模范、品行标兵,很多伟大的科学家私生活不一定检点,很多取得了辉煌成果的学者也可能是虔诚的教徒、和异端分子。一个有公信、和包容力的科学界,才能让公众期待它的创造力。一个有公信和包容的社会,才能让公众对未来有信心。不知这场耐人寻味的讨论和旷日持久的拉锯战,能否会促成学界的一些改变…
网友评论
更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