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2 第 80 期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毛峰:
用现代人文观念传播国学

国学热已经热了那么多年。我发现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两个,一个是搞国学传播的学者都缺乏经费,更困难的是国学教育推展,没有列入到国家任何部门的政策体系之内。我们现在国学热了那么多年,成效还不是那么乐观。我们需要一个很科学、很系统的顶层设计、中央文件,而且这个体系,最好是半官方、半民间展开的。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毛峰

【凤凰网教育独家专访,转载请注明出处】 

凤凰网教育:毛老师,自2000年以来,您就把中国儒家经典《论语》等直接引入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通识课《传播学概论》。您当时是怎么想到这种做法的?

首先,我们当前大学课堂当中严重缺失有关国学经典的内容,因为近代中国的大学制度是按照西方的制度建立起来的,它的概念、理论、框架、体系、规范,都是偏西方化的。因此呢,国学,可以说是从近代以来,尤其是新文化运动之后就完全退出了大学教育制度。我个人研究的体会,这是一个重要的知识性的缺失,一个道德性的缺失。这个缺失很重要、很根本,影响很大。缺了这一块课程,我们的知识、品德是不全的。如果我们没有国学的修习,我们的道德品格必然是残缺的。这一大块的缺失,实际上造成了很多现代化的目标不能完满的实现,因为现代化不光是技术层面的东西。

其次,传播学概论属于文学院通识课。这跟我对传播的认识有关,我认为传播的任务,首要在于“有所传承”。传承这个概念最早由孔子及其弟子曾子提出。《论语》中,孔子言“时习”,曾子说:“传不习乎?”孔子把知识传给曾子,曾子传给他的弟子。孔子所传的知识,是不是都温习了,曾子每天都要进行三次反省。所以,我认为,传播学首先是文明精神的传承,在现代传媒意义上,这个过程就是内容的生成,内容生成之后,才可以进行“播”,也就是西方意义上的传播学。

所以我就在2000年的时候,进行了一个试验,所有的文学院的大一新生,我指导的研究生,我任课的硕士生基础理论课程《人文思想与文化传播》,专业无论是汉语言还是传播学,都要进行《论语》二十章的文本阅读。

凤凰网教育:对于现在社会上存在的国学班,你怎么看?

这种国学班,我有两种评价,首先,它扩充了民众基本的国学知识和对国学的热情,这个我要给予它充分的肯定,我觉得它正能量的一面应该达到80%以上。但是也有一部分不良的情况,例如现在社会上的国学班,特别强调背诵和记忆,这个背诵和记忆对于低龄的幼儿来说是合适的,但是对于青少年、成年人来说,反复记忆,没有注释,不加理解,他们国学班迷信“反复诵读,其义自见”,我对这个抱有怀疑态度。

幼儿偏于记忆,但是并非没有理解能力,他们也需要根据现代社会的文明发展,慢慢进行理解。如果国学搞死记硬背,那么就会又回到我们一再批判的应试教育那条道路上去了。实际上这种国学的效果是很差的,水过地皮湿。背过《三字经》和《弟子规》的孩子,照样不守规矩,和父母吵闹。这些不够资质的国学班,往往只是借此机会出名或者赚钱。

现在我觉得由于习主席的大力弘扬,教育管理部门和宣传舆论部门也逐步认识到了,正在积极进行我国古代优秀文化的传播。但是我觉得他们都比习主席慢半拍,我对这个状况深感忧虑。

凤凰网教育:近来个别地区决定在语文课本上删减古诗词。而在9月10日上午,北师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任翔表示,从明年9月起,由她负责主编的北京市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中,小学一年级《语文》的古典诗词,将由现在的6到8篇增加到22篇,整个小学阶段不少于100篇。对于这些现象您怎么看?

国学是非常系统的。中国的神州知识体系是很细致、完备的,比如说《汉书•艺文志》,对先秦学术,讲的很清楚,首先是六艺。我觉得《三字经》和《弟子规》可以作为一个入门,然后应当把精力投入到中国基本的原典上面去。台湾的钱穆素书楼基金会,他们办的国学班,少儿班就从《论语》开始。经学功底全在原典,不要学太多二三手的东西。其次是史学,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史记》、《通鉴》的一些精彩的篇章和段落拿过来,直接学习。然后才有诗词歌赋,唐宋古文八家,等等。

在语文课本中,诗词歌赋不能删减,只能增加。更重要的是经史子集的配合学习、深入汲取,国学知识系统是需要配合起来的。

在语文课本中删除古诗词,这并不是减负,习主席说这是“去中国化”,我也这么认为。诗词歌赋怎么会是负担呢?李白、杜甫的一些作品,这么朗朗上口,这么美,让孩子们早接触,这难道是增负吗?我认为这种“减负”,是别有用心的,不应该这么减。习主席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要大力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诗词歌赋是久经考验的。我们说唐诗晋字两汉文章,这都是最优秀的传统文化。古代文化上的一些糟粕,按照一些学者的看法,主要是在程朱理学之后,中国的学术思想趋于僵化。而把古诗词在语文课本中删除了,这是不对的。

凤凰网教育:您觉得中小学和大学的国学教育有什么区别?

中小学和大学的国学教学需要有一个衔接。在小学读一些选段、选章,中学就可以进行通读全书,到大学阶段,我们就可以直接进入五经的学习了。现在这一代大学生、研究生,来到大学之后,还得从中小学阶段就该学习的《论语》选章、全书开始,这样就耽误了很多人生成长的教育时间。

凤凰网教育:现在很多小孩子对《三字经》或者《论语》倒背如流,但是却不了解其中的意思。你怎么看?

现在的国学教育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台湾王财贵这些人的不良影响,他们主张不加理解地背诵。但是我们要知道孩子毕竟是生活在现代的传媒社会,如果只是让孩子进行背诵的话,效果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我强调理解,而且是用一种现代人文的观念进行理解。课堂上,《论语》我为什么选这一节而不选那一节,这都是很有讲究的,我们用现代人文的观念来看,这一章更适合当代的青少年,更适合现在开放的、多变的社会。因为传统文化中,有一些东西跟现代略微有冲突的东西,我们可以暂时不选。

著名学者、美籍华人林毓生先生提出“中国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在学习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过程中,我们第一步就要掌握原典,而且这第一步就含着创造性了。不是说我们先死记硬背下来,然后再去转化,最后再去发展。

我把国学列入经典传播范畴,经典传播有中国的经典,也有西方的经典。这两者要深度融合。曾经有人问过我:“您是从事国学传播吗?”我说我做的是经典传播,就是用西方的思想来激活我们的智慧,用我们的智慧来对西方近代以来启蒙主义的一些缺点、错误来进行救弊补偏。“德配天地,道冠古今。”孔子没有说我只学鲁国的,不学齐国的。这就是“损益”,不好的我减下去,这就是“损”,适合当代发展的我学习,这就是“益”。在国学教学中,要注意斟酌损益,中西融汇。首先要以现代眼光衡量一下,好的东西我就重点讲,不好的东西我就一掠而过,或者叫学生课下看看。

凤凰网教育:您几乎每天都通过微信公共号“清风庐”发布你对国内外优秀文化的看法,当初您是怎么萌生这个想法的?

微信公共号,我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做的。当时我的一些朋友,包括我的爱人都推荐我采用这个方式。我之前都是风尘仆仆地飞到全国各地乃至到海外进行国学的讲座、访谈,现在我在微信上就可以很方便地把我的思想以一种很简洁的方式传播出去。

之前我在做经典传播的时候,一般是通过上课、讲座或者接受媒体的采访。比如说我组织了一个“仁爱学社”,这一开始是因为我的硕士生和博士生,不满足于每周只听一次我的课,所以我就在课下组织了这个“仁爱学社”。我们主要是在一起学习优秀中国文化的主体,也就是儒家思想。也有其他的学者会和我们一起来探讨,我也带我们的学生出去参加研讨会,但是主要还是以我和学生在一起学习为主。现在我发现,最有效果的是这个“新媒体传播”。我在“清风庐”上直抒胸臆,感到很满足,我的朋友们、学生们,也不断给我提意见,我也在逐步完善我的我的微信公共号。

通过微信,可以形成一个精英圈子,圈子里的人又可以和另外的人形成圈子,我在公共号上发布的东西,就可以形成交互式的传播。

凤凰网教育:国学热已不是一个新话题,国学热了这么多年,您觉得是否已经达到了国学传播、经典传播的期望了吗?

我总的看法是不太乐观。我发现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两个,一个是搞国学传播的学者都缺乏经费,更困难的是国学教育推展,没有列入到国家任何部门的政策体系之内。我们现在国学热了那么多年,成效还不是那么乐观。我们需要一个很科学、很系统的顶层设计、中央文件,而且这个体系,最好是半官方、半民间展开的。如果完全是官方的,容易僵化,这也是我的一个忧虑。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本期嘉宾
毛峰

毛峰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

毛峰自1996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向全球推广国学智慧,受邀访问新加坡、韩国、新西兰、欧洲多国、美国讲授国学讲座,极受各国欢迎;在北京以远程传输方式向美国中文学校讲授国学;每年为全球中文校长、教师开办专题国学讲座;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开办国学讲座,向五大洲播出;在网络开办“毛峰大讲堂”传播国学;创立“仁爱学社”,开展国家重点课题研究;举办“中华文明论坛”;开办微信公号“清风庐”,每天发布原创国学;向全国骨干教师培训国学;长期将《论语》等国学经典作为本硕博主要基础课程、考试考核内容、招考录取标准之一。

精彩语录

中小学和大学的国学教学需要有一个衔接。在小学读一些选段、选章,中学就可以进行通读全书,到大学阶段,我们就可以直接进入五经的学习了。现在这一代大学生、研究生,来到大学之后,还得从中小学阶段就该学习的《论语》选章、全书开始,这样就耽误了很多人生成长的教育时间。

我做的是经典传播,就是用西方的思想来激活我们的智慧,用我们的智慧来对西方近代以来启蒙主义的一些缺点、错误来进行救弊补偏。

国学热已经热了那么多年。我发现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两个,一个是搞国学传播的学者都缺乏经费,更困难的是国学教育推展,没有列入到国家任何部门的政策体系之内。我们现在国学热了那么多年,成效还不是那么乐观。我们需要一个很科学、很系统的顶层设计、中央文件,而且这个体系,最好是半官方、半民间展开的。

往期回顾

育人者第1期

对话北大国际杨壮 谈文化冲突让给中国人善于见风使舵

育人者第2期

对话留学服务中心主任白章德 谈未成年人留学风险大

栏目介绍

《育人者》是凤凰网教育重磅打造的高端视频访谈节目,内容以教育行业知名人士个人经历为基础,分享他们的人生阅历、感悟以及对家国体制的观察。
《育人者》栏目下设《微访谈》和《校长访谈录》两个子栏目。《微访谈》以专业文字视角记录业内领军人物的独到见解和行业分析。《校长访谈录》则是以视频专访形式,报道国内各名校校长风采,将校长本人的人生经历、治学方法和对体制的深入剖析以专题报道形式呈现给各位观众。

联系我们

出品:凤凰网教育
监制:叶一剑
邮箱:all_edu@ifeng.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启阳路4号中轻大厦16层
邮编:100029
本期制作:饶真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