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教育 > 育人者

凤凰网教育专访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


来源:凤凰网教育专稿

人参与 评论

凤凰网教育:各位凤凰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育人者访谈》,本期节目是2014年凤凰网教育行业先锋人物系列访谈,今天很高兴为大家邀请到了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

凤凰网教育:您刚才也提到您在做的新教育实验这样一个民间教育运动,从2002年起,您主导的新教育实验在全国进行推广,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当初怎么想到新教育这个理念?这个实验跟中国传统教育相比有哪些特点?是否适应中国国情?比如很多学生还是有升学、应试这样一些压力。

朱永新:新教育实验准确的说,现在我们一般都认为是2000年,是以《我的教育理想》这本书作为新教育诞生的一个标志。因为新教育的一些最核心的理念和思想,在这本书里面正式提出来了。也正是由于这本书的出版,导致了很多人希望我能够办一所新的学校,来实践自己的理想,实验这些理念,所以2002年第一所新教育实验学校正式创办,那么到今天应该说新教育已经进入第14个年头,如果说从学校诞生来说,也是第12个年头。那么应该说新教育实验实际上现在已经有1800多所学校,在全国有43个实验区,地方教育行政部门跟我们新教育合作,在区域内部推动新教育实验,1800多所学校,大概有200万的教师和学生,应该说是一支比较庞大的队伍。它越来越多的受到了大家的欢迎。受大家欢迎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说它是符合中国国情的,它是符合我们的教育制度的。如果它不符合中国国情,如果不能应对我们的考试挑战,它是没办法活下来的,因为这是在中国。但是我们新教育实验追求的不是好的分数,不是考试的成绩,这只是我们把它看成是额外的奖赏。新教育追求的是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

所谓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顾名思义,教育首先应该是幸福的,它给教师和孩子们带去的应该是一种幸福的体验,应该是一种快乐的生活。本来学习、求知、交往就应该是一种快乐的生活。同时这种快乐不是简单的享乐,是一种完整的,所谓完整的就是它最高的级别就是帮助每个人成为自己。因为帮助每个人成为自己的条件是教育的完整性,也就是说我们在学校里的课程,我们在学校里的理念,我们需要提供给孩子们,应该是丰富多彩,不是简单为考试准备的课程。所以你的教育生活要是丰富性,那么个性张扬,每个人在这种丰富性里都可以找到他自己。所以那么这种身心灵和谐发展的这样一个完整性,这种针对每个个体的完整性,是我们现在特别提倡的。

新教育实验把十大行动作为基础性的工程,比如说营造书香校园、师生共写随笔,聆听窗外声音、缔造完美教室、研发卓越课程等等,就保证了教育最重要的品质。通过教师的三专发展,像专业阅读、专业写作、专业发展共同体,有自己开发的课程,保证了整个教育的基本的质量。所以我们的实验学校有个很重要的特点,不仅仅师生发展,同时考试也不害怕,所以我们的学生在当地往往考试也都是最棒的。不仅读的书最多,考试也是最棒的。事实上书读多了,他的智力、背景就丰富了,他考试自然也就上去了。所以好的教育,不应该害怕考试。当然考试本身需要变革,考试越变革、越科学,好的教育越是能够适应。

我觉得新教育实验一路走来,之所以能够不断的蓬勃发展,和它不惧怕考试,和它过一种幸福完整教育同时能够赢得好的品质和质量,有很大的关系。这也是它越来越受到欢迎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今年两会提案:继续关注国家阅读和农村教育

凤凰网教育:今年两会马上到了,您作为全国政协常委,届时会提出哪些提案?现在能不能先跟我们分享一下,今年您主要关注哪些教育话题?

朱永新:现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正在积极的准备之中,现在已经初步考虑20个左右的选题,最后估计会交出十几个关于教育方面的提案。因为我一直主张作为一个政协委员,追求的不是提案的数量,主要是提案的质量。要保证提案的质量,作为政协委员必须要做调查研究,必须要有比较好的专业素养。

我的提案主要是在教育领域。当然阅读仍然是一个很重要的主题,因为我一直把阅读作为教育的最基础性的工程,所以我依然会提出关于建立国家阅读节,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国家的基础性工程。

另外对中小学图书馆的建设,我要写一个专题的提案,因为现在中小学图书馆,问题很大,去年我走访了几十所学校,看了几个学校的图书馆,整个图书配置的过程,书目选择的过程,以及怎么样利用教学图书馆的问题,都存在不少问题,所以关于中小学图书馆,我会提出我的提案。在阅读方面,会写出包括书香城市的建设,可能都会写一个提案。

在教育领域和阅读方面,可能我还会写一个关于建设国家翻译院的提案。现在怎样把西方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最优秀的成果及时翻译过来,作为一个国家工程,怎么有一个制度的统筹。另外怎样把我们国家的最好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成果及时翻译出去,这也没有一个制度在统筹。我希望像当初的京师大学堂那样,建立一个国家的翻译制度,建立国家翻译院做这样的工程。现在的中央编译局和相应的机构,我觉得是不够的,他们主要偏政治类的,偏马列主义的经典著作,我觉得不能够满足一个国家的需要。日本这个国家比我们小很多,人口少很多,但是它引进国外的科学技术和人文思想的数量和质量,并不亚于我们,我觉得是值得我们重视的。所以我觉得一个国家不是所有人去学外语,最关键的是让那些少部分的人,能够及时的把最优秀的这个国外的好东西,能够译过来,把我们的好东西能够传播出去。

另外在教育上当然还会继续关注像农村教育的问题,像留守儿童的问题,像义务教育学校的标准化建设问题,像农村教师和校长的流动问题等等,反正现在还在准备之中,到时候两会期间我再跟你们介绍。

表面上看是教育问题 其实背后是深层社会问题

凤凰网教育:中国教育的很多问题可能都是多年积累下来的长期问题,您认为在两会期间,代表们、委员们提出各种提案议案,对于中国教育的改善和提升,究竟能有多大的作用?比如像您提到的很多提案都是很多年一直在提,但可能很多问题都是多年没法解决的,您觉得根源在哪儿?

朱永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决冰冻问题也不是一日之功,我觉得很多教育的问题,不完全是教育的问题,它和教育之外的社会问题也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你比如说我们这个择校的问题,高考竞争的问题,跟我们的劳动人事制度和社会的收入分配制度实际上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现在我们不同行业收入差距太大,所以大家都在挤公务员的独木桥。那么如果说社会不同职业之间,收入差距不像那么大,社会地位差距不像那么大,那可能就会好很多。你比如说在北欧,北欧是幸福指数最高的区域,像挪威、丹麦这些,一个好的技术工人和大学教授和一个政府的部长,可以住在一个小区里,大家都可以住别墅。那就是说他的社会地位和收入分配之间,没有太大的差距。那么在这个时候,我进一个职业院校无所谓,我就做一个技工,因为我最喜欢动手,动手是我最强的强项,那我就做技工;我有思想就到大学去做教授;我有行政管理的技能,我到政府做部长,这只是一个分工的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但现在不一样,我们等级森严,这样就是说大家必须要上学校,而且要上211、985这样的好学校,那么这样毕业才能找到好工作。所以你表面上看是教育问题,其实教育问题的背后是深层社会问题。所以我们教育部门也帮其它部门背了不少黑锅,事实上很多问题不完全是这个问题。

第二个方面,有一些问题它是需要不断的呼吁、不断的强化认识。事实上我们呼吁很多问题,比如刚刚我们提到的义务教育免费的问题,那不是通过呼吁以后解决了吗?比如说教师待遇提高的问题,也是通过不断的呼吁。比如说农村教育改革问题,比如加强学前教育的问题,我们知道这在两三年以前,我们的学前教育普及率只有30%不到,这两年提高到50%以上,我觉得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所以它会对推动教育改革,起着很重要的作用,不能小看这个我们的一个建议,我们的一个提案。实际上它都是在推进改革的过程中的一股力量啊,这种力量的积聚会从量变到质变。

所以我们一直说,不能说过去讲的就是只是举举手、拍拍手,说了也白说,我觉得并不是如此。今年我有一本书很快要出版《我在人大这五年--一个民主党派成员见证的中国民主政治进程》,我就把我这五年我说的话,我在人大常委会上的发言,我提的建议,整个的发表出来。到时候会看到实际上我说的很多问题,提的很多建议,都已经变成了国家的政策,都已经成为我们的现实。所以我还是很珍惜我每一次的发言和每一个提案。

教育培训领域目前最大问题是缺乏行业自治

凤凰网教育:315是全国消费者日,对教育行业来说目前教育培训机构是有很多问题的,监管部门也有很多工作要做。作为一个教育行业资深权威人士,您对中国教育培训领域目前存在的问题,有没有什么建议?对相关监管部门,您有没有什么想法告诉他们?

朱永新:教育培训行业在任何一个国家总是需要的,作为一个学校教育的补充,特别是作为一个关于技能的相关,职业技能的培训,毫无疑问需要发挥这些专业培训的作用。我认为他们的存在是有合理性的。

至于说培训机构有一些做虚假广告,有一些欺骗的一些行为,我觉得这个主要是通过第一行业自律。我觉得现在目前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培训领域缺乏一个行业的自律,行业自己的管理、自治。我们不能把所有的问题全交给政府,政府的监管我觉得当然是需要和重要的,但是首先要行业自律。在国际上,社会管理的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自治,政府没有三头六臂,政府没有那么多的力量管到每一个学校,每一个课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首先要行业管理。

现在这些行业管理机构没有一个比较科学的,不仅是培训行业,中国所有的行业几乎真正在实行全行业管理的制度非常之少。为什么假产品那么多,假冒伪劣那么多,每个行业在国际上,所有的行业自己的严格管理,你参加我的行业机构,我对你所有的进行认证,我对你的过程要进行监控,这样我保证我这个行业在全社会的品质和诚信,我觉得这一条我们首先要做起来,这是一个基本的社会秩序的保证的一个底线。政府做什么?政府管理行业,你这个行业你做好,不能管到每一个企业。现在我们政府面对无数个直接面对企业,把政府搞死了。

所以我觉得所有应该行业自律,比如说劳动就业,我一直说这个就业证书不应该是你劳动部门发的。现在我们所有的证书都是劳动部门,劳动部门发一张证书收多少钱,所以它积极性很高,不断的发证书。证书发的不值钱了,然后不培训也可以发证书。但是在国际上,证书是行业协会搞的,行业对行业负责。因为要负责任,我就要考试,要有很严格的制度。就业要有门槛,现在我们就业没有门槛,包括自己企业也是这样,谁都可以办培训机构。培训机构不是工商企业就能发执照,应该由行业协会认证,行业协会认证以后,你有这样的资质了、对你的质量监控了,然后工商才能给他发执照。这样双重管理,社会自我管理的能力要加强,在这个基础上,政府加强监控,政府加强对行业的管理,加大对这种不法行为的曝光,媒体舆论、监督,我觉得这是整个管理才能走向一个良性的轨道。

年轻人要现实 多行动少抱怨多建设少批评

凤凰网教育:最后一个问题,是想让您说给目前中国年轻人的,有一个说法是,现在中国年轻人没有信仰,刚刚您也提到了,很多年轻人就业比较功利化,考研就是为了找一个有户口的工作,有条件就移民国外,可能很少人想我的梦想是什么,或者努力实现这个梦想,也许这个梦想在目前中国社会来看不那么现实,或者不如找个稳定工作,那样会更容易实现。您想对这些刚踏出校门的年轻人说什么,他们应该怎么选择?

朱永新:我觉得作为年轻人来说,第一是应该有一个梦想,因为如果作为一个年轻人,再没有梦想,那么这个社会就不会有梦想,中国梦也就没有一个具体的一个个体的基础和社会的基础,要有真正的中国梦,首先我们每个人必须有梦。我们共同的梦在构成整个的中国梦,所以我觉得年轻人本来是一个多梦的时代,所以我觉得应该对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未来,有一个憧憬,有一个规划,有一个追求,这是第一。

第二我觉得站在现实的角度,就是这种必须从现代当下做起,必须从这个现在开始做起,所以不用好高骛远,比如说以就业为例,现在我们很多人一下子要找个很好的工作,没有关系嘛,我觉得你可以先找一个,先就业起来,然后再慢慢的去寻找自己最合适的,甚至于创业起来。现在我们更多的去占领一个岗位,那么真正去创业的人也很少,当然社会要提供很多的创业和支持,所以站在现实的这样一个土地上,更现实的、更客观的去拥抱这样的土地,我觉得还是一个比较现实的态度。

不用急于求成,一步登天,可以不断的去改变自己,不断的去选择合适自己的职业,不断去提升,这样来说,多行动、少抱怨,多建设、少批评,我觉得这是一个更加务实的、更加有积极意义的态度。

因为我觉得对年轻人来说,事实上没有最好的。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比如很多人也许他不适合公务员,那么他做了公务员会非常痛苦,因为公务员很严格的程序,很规律的生活,有些人喜欢挑战,喜欢自由,那么他不太适合做公务员的队伍。我觉得最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要不断去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理想,最适合自己的追求,同时最适合自己的个性的和能力的这样一种职业,我觉得才是最好的。

相关专题: 育人者:朱永新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尚喆]

标签:凤凰网教育 朱永新 苏州

人参与 评论
父亲每天五点多叫我起床 是人生最大财富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y0.ifengimg.com/pmop/2014/02/24/1489d709-6a66-4f4f-9dc3-af7be9764040.jpg

凤凰教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