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河南55岁教师课堂猥亵多幼女 7家庭签“谅解书”


来源:南方都市报

人参与 评论

陈红旗被刑拘后,在村干部的穿针引线下,有7个受害家庭签下了“谅解书”。余松涛与其他家长合计发现,“干坏事”的老师名叫陈红旗,遂到女儿就读的马楼第二十小学讨要说法,没找到人。

55岁教师课堂猥亵多幼女 7家庭签“谅解书”

张二豪(右)与另一家长在事发小学门口。 图片由受害者家人提供

陈红旗被刑拘后,在村干部的穿针引线下,有7个受害家庭签下了“谅解书”。“谅解书”显示,陈红旗家人承认其侵犯学生一事,但提出那是在“醉酒情况下”无意为之。一位签下“谅解书”的家长称,这也是无奈之举,“一方面村里的干部不断给压力,另一方面不想把事情闹大,对女孩的声誉不好”。

上课时间,55岁的小学数学老师突然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对班上多名女生做出猥亵行为。2014年3月19日发生在河南鲁山县马楼第二十小学(即“马塘小学”)的“猥亵儿童案”,近日在鲁山县法院开庭审理。据受害者委托律师介绍,被告人陈红旗拒不认罪,法官未当庭宣判。

“女儿被老师欺负了”

2014年3月19日晚,当妻子告诉余松涛“女儿被老师欺负了”时,他一时难以相信。这个常年在外打工的男人当天刚回到老家河南省鲁山县马楼马塘庄,没想到就听到这样的消息。他跟6岁多、正念一年级的女儿进行了确认,然后又找到几个女儿同学的家长,“他们竟然都说女儿被老师欺负了”。

余松涛与其他家长合计发现,“干坏事”的老师名叫陈红旗,遂到女儿就读的马楼第二十小学讨要说法,没找到人。余松涛报警,警方当晚将陈红旗抓获,次日以涉嫌猥亵儿童罪将其刑拘。

女儿告诉余松涛,当天下午上课时,“陈老师”拉开裤子拉链让女同学摸他“那里”。其他有同样遭遇的女生也如此告诉自己的父母。她们一个同班同学告诉南都记者,“陈老师”是数学老师,脾气不好,当天有的女生都吓哭了。

事后,学校的家长都问了问自家孩子,没想到受害的不仅是一年级的女孩。张二豪7岁多的女儿在该校念三年级,她告诉家人,“陈老师”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经常在放学后叫自己去办公室或偏僻的教室。张二豪说:“女儿告诉我,事后那个老师会威胁她不准告诉家里人,有时候又会买几个作业本当礼物让她保密。”

家长们相互联系,最终确认受害者有12人。南都记者采访了6个家庭,家长均表示孩子受了很大影响,不愿搭理人了。“我们的女儿才六七岁,他都快退休的人了,还读过书的,怎么能做出这么恶劣的事呢?”

据马塘村的老人介绍,涉事的老师陈红旗自小也在这个村长大,读书上学后一直在外面工作,2012年下半年回到村里的小学任教。对于其在学校的情况,校方则拒绝了采访。

7个家庭签下“谅解书”

张二豪介绍,陈红旗被刑拘后,其家人也展开了“营救”。在村干部的穿针引线下,有7个受害家庭签下了“谅解书”,到4月1日陈红旗被批捕时,只剩5个家庭仍在坚持。

一位签下“谅解书”而不愿具名的家长称,这也是无奈之举,“一方面村里的干部不断给压力,另一方面不想把事情闹大,对女孩的声誉不好”。南都记者获得的一份“谅解书”显示,陈红旗家人也承认侵犯学生一事,但提出那是在“醉酒情况下”无意为之。“又鉴于该老师平时一直在学校表现良好,本次事件无恶劣后果,对陈红旗的错误行为予以谅解,不再追究他的一切责任。”

受害女生家长聘请的委托人赵碧波律师称,这份“谅解书”是陈红旗的家人想为其开罪的证据,但其实已侧面证实其有犯罪事实。

2014年6月,鲁山县检察院将此案移交法院起诉,起诉书中确认陈红旗3月19日下午“酒后在鲁山县马楼第二十小学一年级教室上课期间,将自己的裤子拉链拉开,先后让该班女生余××(6岁)、焦××(6岁)、安××(6岁)、胡××(8岁)等人对其生殖器进行抚摸”。

2014年7月18日,该案一审封闭审理,未当庭宣判。赵碧波律师透露,陈红旗并不认罪,称当时只是纠正学生坐姿。赵碧波认为,陈红旗犯“猥亵儿童罪”证据确凿,不可能无罪。“刑案审结后,我们还会对其提起民事诉讼,追讨身心评估费、医疗费、精神抚慰金等赔偿。”

受害者家长们表示,赔偿与否其实是次要,关键是要依法对其恶劣的行为进行严惩。日前南都记者致电该案主审法官,未获回应。

谁来保护留守儿童?

此案中,受侵害的女孩有两个特征:一是年龄小,最大才8岁;二是均为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打工。

2013年9月,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与北师大联合发布的《女童保护研究报告》就曾指出,基本监护的缺失是导致女童遭受伤害的直接原因。2014年两会期间,“女童保护”公益项目发布的《2013年儿童安全教育及相关性侵案件情况报告》则显示,性侵儿童案件呈高发状态,2013年被媒体曝光的就高达125起,平均2.92天一起。报告称,教师是曝光最多的犯案群体,达到33起;校长作案达到10起,列第三位。

“都说老师是教书育人,怎么能这么害人呢?”马塘庄的家长们对此很不理解,同时也述说着自己的无奈,“我们也想在孩子身边,但要挣钱啊,不挣钱怎么养他们和供他们读书?”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表示,这确是个难题,根源在义务教育制度的落实不够。“义务教育资金应该不受户籍限制,而应随孩子流动,这样孩子就能跟着父母到外地上学。”朱征夫今年两会期间就曾提出过关爱女童的提案,他认为,除了强化监护人的职责外,也应加强学校内部的监管,不能给那些试图侵犯孩子的老师以空间,同时还需增加违法成本,对侵犯孩子的违法行为加重处罚。 南都记者 刘洋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尚喆]

标签:陈红旗 猥亵儿童罪 家长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教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