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浪费考分”就好吗?
教育

“不浪费考分”就好吗?

2020年08月24日 10:12:10
来源:环球网

本文转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今年初,相关文件出台,规定不把SCI论文相关指标作为职称(职务)评聘的直接依据以及作为人员聘用的前置条件。

近年来,高考改革逐步推进,探索施行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的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机制。

8月中下旬正是今年高考收获季,学子和家长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喜悦瞬间在媒体上司空见惯,其中一些收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高校录取通知书的学子及其家庭备受瞩目,他们的故事常常引起网友刷屏。究其原因,既有名校热的因素,也在于他们中的一些人,在逆境中奋勇拼搏、自强不息的励志故事的确精彩、感人。 就在今年即将踏入名校的新生的故事广受关注的时候,一名12年前被北京大学录取的青海小伙子的“另类”故事成为网络焦点。

这个青海小伙子名为周浩,2008年,他应届高考取得660多分、青海省理科第5名的好成绩。虽然从小就喜爱并培养了超强的动手能力,酷爱研究拆分机械和家里的电器,但他还是听从父母和老师“不浪费高分”的主张,报考了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并被录取,而没有选择自己心仪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让他没想到的是,入学后,他发现所学专业侧重于理论和分析,与他喜爱动手操作的兴趣和特长“格格不入”,陷入迷茫痛苦。在旁听其他课程、调专业、转学院、休学等努力均不能有效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周浩通过多途径信息搜集、分析、判断后,于2011年冬毅然从北大退学,如愿转到北京一所名为北京市工业技师学院的职业专科院校就读。

周浩一到新的学院就被安排进入技师班,学习数控机床技术。在名师指导下,他开始操作进口的最先进数控机器,其兴趣和研究热情被大大激发出来,很快成为学院里的佼佼者。2014年,他在第六届全国数控技能大赛中勇夺冠军。毕业留技师任教后,2018年,他代表学院参加首届全国技工院校教师职业能力比赛并获得一等奖。在谈及当年从北大退学到技师学院的选择时, 周浩表示“不后悔”,因为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今天,技师周浩正在梦想的征途上奋力拼搏,与同伴们一起把中国的数控机床技术推向世界前沿。

从个体调试到系统变革

周浩是中国当代青年奋斗成长的典型案例,其特别之处无疑在于他作为高考优胜者,放弃已经入学的北大,自愿转入到职业专科院校就读并取得突出成绩。从教育学和教育实践角度,分析周浩求学成长的历程,具有特别的意义。

高考作为一项选拔性教育评价制度早已深入人心,以高考成绩为主要依据分配高等教育资源成为社会公平的重要共识。

然而,周浩的案例告诉我们,成长和成才过程中,超越分数的教育评价同样是重要因素和考量标准。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专家工作组成员文东茅根据多年的观察和研究指出,考生高考后要填报志愿,但很多人并不把它视为一次重要的自我评估和学业选择,“不浪费考分”成为多数人志愿填报的基本原则;受此影响,教育管理部门也无法施行“ 志愿优先”的录取做法,统一将“ 平行志愿、分数优先”作为基本的录取规则。殊不知,基于兴趣、专长的内心“志愿”不论对学校招生还是学生成长都是最宝贵的,需要用心培养和精心呵护。具体到周浩身上就是如此,填报高考志愿时,受父母和师长“唯分数”思路影响,他无法做到遵从自己的内心志趣,而是“分尽其用”报名校并被录取,从而导致了后续严重的不匹配和不适应。

好在周浩经过一番思想磨砺与家人从之前的“高分”“名校”固有思维中走出来,及时“亡羊补牢”,进入技师学院并学有所成。他的那句“不后悔”就是超越“唯分数”和“名校光环”之后的自信与从容。

作为学生个体实现理念更新和超越着实不易,而要在全社会形成科学的教育评价理念和机制无疑是项艰巨的任务,必须推进系统性教育制度变革发展。当前,我国正迎来该领域变革发展的重要契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近日审议通过了《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为新时期教育评价改革指明了方向,规划了路径。

以“四个评价”对症下药

教育评价是教育学的基本概念之一,一般是指在一定教育价值观的指导下,依据确立的教育目标,通过使用一定的技术和方法,对所实施的各种教育活动、教育过程和教育结果进行科学判定的过程。由此可见,教育评价可以得出实证性发现和诊断性意见,能够为教育质量的提升、教育行政部门制定政策、改进工作提供数据支持和科学参考及有效监督。教育评价可以检验教育工作和教学成果,从而为提高教育质量、完善教育管理系统、规范教学秩序、加强对教育工作者的专业培训等提供依据。教育评价可以对学生在学业、综合素质、发展潜能等方面的现状、矛盾和问题进行诊断,分析原因,“对症下药”。

鉴于教育评价的性质和在整个教育体系中的特殊重要性和当前教育进一步发展面临的问题,深化教育评价制度改革成为一项重要任务。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顾明远指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14次会议明确指出了推进该项改革的重大意义、主要任务和路径:教育评价事关教育发展方向,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遵循教育规律,针对不同主体和不同学段、不同类型教育特点,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着力破除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痼疾,建立科学的、符合时代要求的教育评价制度。

对于《总体方案》的制定与核心内容,顾明远认为,顺应了当今中国教育和总体发展阶段趋势和特点。当前,中国教育发展到新阶段,义务教育全面普及,高中教育即将普及,高等教育正迈向普及化。推动教育评价改革是进一步促进教育公平, 提高教育质量,实现教育现代化,培养实现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高素质人才的必然要求。《总体方案》提出,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扭转唯升学、唯分数的错误导向,把立德树人作为根本任务,让学生生动、活泼、主动地发展,提高全体国民的整体素质,培养有时代意识、创新思维、奉献精神的一代新人,具有非常强的现实意义。 针对学习的阶段性、学校类型等特征,《总体方案》提出,要遵循教育规律,针对不同主体和不同学段、不同类型的教育特点开展教育评价,是非常科学的。

顾明远高度评价《总体方案》提出的“ 增值评价”的概念,认为这种评价尊重学生天赋、环境的差异性,看重学生发展水平的纵向比较,视进步为增值,重在正面激励。顾明远强调,《总体方案》提出的“增值评价”同样适用于学校和教师,要从发展中看学校和教师的进步。

对于教育评价的多元功能,如诊断、评优、选拔等,顾明远认为主要功能应是诊断性的,即检查教育教学中的成绩和问题,提高教育质量。因此,要把中考、高考为代表的结果评价与综合评价结合起来。在他看来,结果评价、过程评价、增值评价和综合评价组成教育评价体系,要辩证看待它们之间的关系。

实践摸索初见成效

近年来,有关方面在实践层面积极推进教育评价改革,做了大量工作,取得初步成效。其中高考综合改革引人注目。

普通高校逐步推行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的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机制;推行职业院校分类招考和注册入学,一些报考高职院校的学生可不参加高考,由学校依据其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和职业倾向性测试成绩录取。

今年推出的“强基计划”,将考生高考成绩、高校综合考核结果及综合素质评价情况等按比例合成考生综合成绩,就是沿着教育评价机制创新方向迈出的可喜一步。

此外,在小升初、中考方面,各地探索义务教育阶段免试就近入学的多种实现形式;健全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和综合素质评价制度,鼓励各地积极探索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和综合素质评价情况为依据的招生方式;完善优质高中招生名额合理分配到区域内初中的办法;中等职业学校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为依据,实行注册入学。

今年初,对教师的评价标准迎来重磅政策。《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印发实施,规定不把SCI论文相关指标作为职称(职务)评聘的直接依据以及作为人员聘用的前置条件,解除SCI论文相关指标与资源配置和绩效奖励的直接挂钩关系。破除“唯论文”对于促进教师安心教学,遏制论文腐败乱象具有重要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地方在增值评价方面进行了尝试。比如,内蒙古包头市于2017年秋启动实施普通高中增值评价项目。在进行评估时发现,一所高中的高考成绩虽然低于全市平均水平,但学生学习适应能力、师生关系、同伴关系、品德行为等优于全市。

顾明远讲述了他曾在广东中山考察时见到的增值评价案例。当地有一所薄弱学校,其学生很多是别的学校不愿意收录的。学校实施了正向激励的办法,设立“学习奖”和“学雷锋奖”,每月评议一次,学习有进步的就可得“学习奖”,做了好事可得“学雷锋奖”。那些所谓的“差生”得奖后在欣喜的同时,重新认识了自我,并不断进步,面貌为之改观。

知易行难,“五唯”痼疾有其深刻的根源,根治痼疾任重道远。中南民族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孔凡哲指出,长期以来对学生只使用结果评价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缺乏准确、客观、公平、真实、发展地评估学生学业成就的信息。因此,孔凡哲主张,充分借助现代信息技术手段,以“互联网+”“智能+”,建立校、县、市、省分级的学生学业评价数据库,为构建科学的学业评价体系奠定基础。

湖南师范大学测评研究中心主任杨志明建议,为了更好推进“四个评价”,要大力引进第三方专业性教育评价机构,避免出现政府管理部门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评价方式。此外,他还建议设立教育评价国家指导委员会,具体开展行业标准的制定、教育评价理论与方法的宣传科普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