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山西长治把视力考核纳入中考”:本质上还是考试思维
教育

专家谈“山西长治把视力考核纳入中考”:本质上还是考试思维

2020年10月12日 19:49:29
来源:澎湃新闻

10月12日,山西省长治市将把裸眼视力纳入中考总成绩的消息,引发网友热议。

有网友表示,“这是一种导向,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也有网友质疑称,“视力和基因也有关系,有的是遗传性近视,该怎么证明?”

据新华每日电讯稍早前报道,2019年6月,长治市宣布从2022年开始,该市中考将增设学生综合素质评价50分,其中身体素质占20分。这20分包括10分的过程性评价和10分的结果性评价。其中,结果性评价主要考查学生体重、裸眼视力情况,各占5分。

前述报道显示,对裸眼视力的考察,最高分和最低分最多相差两分。“我们将裸眼视力分为三档,大于等于4.9为正常视力,得5分,4.6到4.8之间为中度近视,得4分,小于等于4.5为重度近视,得3分。”长治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称。

该报道显示,长治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对于先天性近视的学生,家长可提供孩子自近视以来的医院就诊及治疗相关证明材料,学校审核公示无异议后,可直接得5分;因意外事故导致裸眼视力受损的学生,可通过医疗部门出具诊断证明,学校审核公示无异议后,也可以得5分;对于吃含激素药物导致肥胖的学生,如果在用药期间,家长可提供医疗部门出具的诊断证明,学校审核公示无异议后得5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如果真的“最终得分差距并不大”,那么,按照当前的中考竞争格局,此举可能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导向作用,而且在具体落实过程中,也可能不会引起教育部门、学校的重视,最终仍会按照大家“分数差不多”来执行。从这个层面讲,重视保护学生视力,则会有异化为形式主义的可能。

熊丙奇分析,对近视学生实行扣分,初衷似乎不错,但执行起来并不容易。如果学生全都近视,都扣分,那么在中考体系中,大家还有什么区别?另外,为了表明政策实施的效果,地方教育部门或也不会过于强调扣分的学生数量及真实情况。

“要治理学生近视问题,就把近视情况纳入中考评价,这本质上仍旧是考试思维。”熊丙奇认为,对于地方教育部门来说,比“近视扣分”更重要的或许是:依法保障学校体育教学资源、督促所有学校开齐开好体育课(确保学生户外活动时间);不再给学校下达升学率指标、以升学率指标考核学校办学以及教师教育教学。

熊丙奇坦言,倡导科学的教育政绩观,不能片面以升学率来考核学校和教师。我国基础教育学校为何追求升学率?根本原因在于对学校的考核,是以升学为主导的。如果不改变这种价值导向,以纳入中考成绩的方式来解决学校不重视体育、近视等其他非知识教育问题,则又会陷入“唯升学论”思维。纳入中考成绩的,则会重视化,未纳入的,则被边缘化。因此,考试思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要开展好中学教学,最关键的不是以升学为导向,而应该对这一阶段的学生进行完整完善的教育。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澎湃新闻,实施这一做法需谨慎,主要原因是其仍缺少大量统计学的依据。

储朝晖称,导致学生视力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学生们缺少户外活动等,降低近视率可以通过减少学生近距离阅读时间、提高学生户外活动时间等措施来改善,而这些措施很难进行正是因为教育评价标准中的“唯分数论、唯升学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