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幼儿托育服务需求持续释放,如何解决行业人才短缺问题?
教育

婴幼儿托育服务需求持续释放,如何解决行业人才短缺问题?

2020年11月05日 18:52:54
来源:澎湃新闻

北京师范大学第二届托育服务发展论坛现场。 北师大 供图

北京师范大学第二届托育服务发展论坛现场。 北师大 供图

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首次提出“婴幼儿照护”的概念。同年,多个部门出台支持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文件,内容涉及修订托儿所、幼儿园建筑设计规范,将婴幼人才纳入教育支持培养培训体系,出台社区托育服务税费优惠措施,开发托育类金融保险产品等等。利好政策之下,资本也纷纷涌入婴幼儿照护服务行业。因此,2019年也被该行业内人士称为中国托育服务行业(婴幼儿照护服务行业)发展的“元年”。

“目前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有将近5000万,但能够提供的为婴幼儿服务的社会的照护机构很少,入托率仅为4.1%。”日前,国家卫健委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司长杨文庄在北京师范大学第二届托育服务发展论坛指出。

换个角度来看,这意味着,我国的托育服务行业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

澎湃新闻注意到,上述论坛期间,专家学者们普遍认为,托育行业发展是大势所趋,我国婴幼儿照护服务行业迎来新的发展时期;但同时,师资力量不足、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尚待解决,后续需加强托育方向专业建设及托育职业、托育行业培训,并设置行业准入门槛。

婴幼儿照护服务事业将迎来加快发展的关键时期

杨文庄在论坛中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生育养育问题,国家卫健委近年来出台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托育机构保育指导大纲(试行)》等一系列标准规范文件;发改委、教育部等各个部门也积极行动,为托育服务发展创造更好的环境,社会力量参与积极性明显提升,市场活力得到有效激发。

他指出,“十四五”时期将迎来婴幼儿照护服务需求持续释放,政策法规、标准规范、服务供给体系不断完善,婴幼儿照护服务事业加快发展的关键时期。他还表示,卫健委人口家庭司将会同相关部门加快建设好相关政策法规和标准规范体系,为婴幼儿照护服务行业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同时,婴幼儿照护服务行业发展中暴露出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国家卫生部原部长、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原副主席张文康表示,0-3岁是儿童发展的关键阶段,党和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婴幼儿托育服务工作,不同的历史时期面临不同的服务需求,并涌现出不同的托育服务体系和服务模式。当前,我国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事业仍处存在政策法规滞后、供需矛盾突出、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

在张文康看来,要着力解决我国婴幼儿照护事业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必须精准地理解党中央、国务院的各项政策精神,加强政策引导,调动各方面各部门的积极性,尊重婴幼儿身心发展的科学规律,走科学化、规范化、高质量发展道路。

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周作宇也提到,在育幼市场需求旺盛,服务供给不足的状况下,探索疫情常态化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新模式,解决婴幼儿照护服务的难题,规范婴幼儿照护服务,促进普惠托育服务持续健康发展,这些都十分迫切。

周作宇表示,未来,北京师范大学将聚焦我国婴幼儿照护发展的短板,坚持问题和需求导向,发挥多学科的优势,加强对婴幼儿身心发育的多学科研究,注重成果转化和应用,为建构有质量的三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作出应有贡献。

托育服务行业人才短缺问题如何解决?

婴幼儿照护/托育行业人才短缺是北京师范大学第二届托育服务发展论坛中被频频提及的一个问题。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目前托育服务行业经过系统培养的专业化人才缺口明显,服务质量和水平都有待提升。”上海市人口早期发展协会副会长、秘书长刘金华说。

刘金华指出,师资人才从渠道来看,主要可从四个方面进行培养和建设,即:院校培养、职业培训、行业培育以及机构自培。

“院校方面,去年9月,教育部办公厅等七部门印发的《关于教育支持社会服务产业发展,提高紧缺人才培养培训质量的意见》明确,原则上每个省份至少有1所本科高校开设家政服务、养老服务、托育服务相关专业,这是将对行业人才的学历要求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刘金华说。

面对当前托育服务行业人才短缺问题,山东女子学院教育学院副教授张根健指出,当前,国家非常重视托育服务发展当中的人才培养问题,托育服务政策目前对高校开设托育专业非常利好,高校很有必要积极参与到其中。

张根健介绍,目前,中职、高职、高专、本科等众多学历层次院校都在培养托育服务方面的人才。“但我的个人的感觉是,中职层次不是太合适。因为托育服务行业对人员综合素质的要求实际上要高于其他一些服务型行业,所以学历层次不能太低。”张根健还指出,托育服务行业从业人员不能停留在学会怎么做上面,需要系统地学习一些理论知识,了解婴幼儿身心发展规律,同时从业人员自身心理素质需过关。

就此,张根健建议,在出台托育服务行业相关政策时,应重视人员准入问题,并将重点放在高职、高专和本科院校的托育服务人才培养上,确保相关从业人员是经过专业的培训并持证上岗。

此外,刘金华认为,职业培训、行业培育以及机构自培也能一定程度提高行业从业人员素质,“院校培养具有专业化特点,职业培训是专向的,行业培训更加综合,企业内训更加有针对性。”

在刘金华看来,尽管2020年托育行业受到了疫情影响,但行业发展仍是大势所趋,各方力量应重视多学科合作、整合多方资源,推动托育服务行业师资人才的培养建设,并借助互联网科技力量来有效推动托育行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