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空巢》作者:缩短学制 不和生育争夺宝贵的20多岁
教育

《大国空巢》作者:缩短学制 不和生育争夺宝贵的20多岁

2021年05月31日 20:28:50
来源:凤凰网教育

在六一儿童节的前一天,“三孩生育政策”来了。

你生孩子吗?你生老二吗?今后或许还要再加一问:你要三孩吗?

在凤凰网的调查中显示,绝大部分网友认为解决人口问题的关键是“降低养育、教育成本”。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研究员,《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此前就曾表示,我国的教育政策和生育政策存在矛盾。他告诉凤凰网教育,包括我国在内的东亚地区,教育时间过长是导致适龄人口结婚率下降、人口出生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易富贤看来,想要提高生育率,我国要缩短教育时间,小学5年,初高中5年,大学也应当适当缩减。

“教育不能压制人的生育时间,目前教育和生育竞争在宝贵的20多岁。”

缩短教育时间 25岁以内成家应是主流

凤凰网教育:根据凤凰网的调查显示,大部分网友表示不考虑生二孩或者三孩的是首要因素是房价、教育成本。之前你也提过教育政策与生育政策存在矛盾,矛盾的点是什么?

易富贤:我国,乃至东亚地区教育时间过长也是导致适龄人口结婚率下降、人口出生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普遍结婚都在25岁以后,甚至有很大一部分都在30岁以后,年龄上升会出现生育能力下降或丧失,很多人想要孩子也没办法。

所以,我国的教育就需要大幅度的改革,缩短教育时间,特别是在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互联网、手机、电脑让教育可以变得更高效。这样来看的话,小学可以缩短到5年,初中与高中进行合并,也缩减为5年,大学教育时间也可以进行适当的缩减。

教育可以实行两部分,一方面教育不能压制人的生育时间,目前教育和生育竞争在宝贵的20多岁。年轻人可以先完成一部分教育,孩子之后再完成第二部分教育,就是说应该给成人生小孩后,提供足够的教育。25岁以内结婚成家,应该要成为主流。

凤凰网教育:教育层面还要提供什么样的支持?

易富贤:我国教育需要根本性的改革,一方面是全面实施免费托儿所或普惠教育,建立更多免费的托儿所、幼儿园,通过普惠教育减轻父母的负担。不过目前实现这一点还是有一些难度的,因为我国的人口基数大,普惠托儿所需要的成本可能会超过九年义务制教育,这会对财政造成很大压力。另一方面就是需要缩短学制,目前的教育时间过长,年轻人把过长的时间花在了低效学习上,过错了适龄结婚、生子时间段,造成我国人口出生率降低,国家也会在教育方面上支出过多的成本。

“三孩政策”仍是有限的开放 很难实现人口生育率的大幅提升

凤凰网教育:黑龙江黑河市从2016年就开放三孩了,但是全市出生率从2015年的4.8%增加到2016年的5.4%,但是2019年又降低到3.9%。您觉得这样的情况会在全国也出现吗?

易富贤:一定会的。东北的生育率是全国最低的,这是受几代人计划生育的影响,很大基数的家庭还是不愿意多生孩子。东北其实可以看成是全国的一个缩影,之前计划生育产生的影响远不是通过一个开放二孩或者三孩就能解决的,很大基数的人口还会潜意识的遵从这一理念,所以,在没有完善的相关政策配合下,生育率短时间上升之后的下降是必然的。

凤凰网教育:相比较于开放三孩政策,之前的二孩政策实施也有几年了,但是正像你之前所说的,实际的生育促进效果并没有达到预期,那么三孩政策的实施,会对人口增长产生什么样的作用?

易富贤:就目前的预期来说,如果单独依靠这一政策可能很难产生明显的改善,不过从宏观角度来说,预计在年底或者明年初,会废止生育限制,然后出台更进一步的政策。从目前的三孩政策来看,仍是一种有限的开放,还是属于计划生育的一部分,而现在我国需要的是全面的人口开放,而这需要更高层、更多层面的政策支持,目前的政策可以理解为一种权宜之计和一系列政策的开端,这也说明我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了人口问题的严重性。

之前开放二孩生育的时候,实际的人口出生率增长与之前的预测值有很大的差距,也就是说全面开放二孩政策都 ,把希望放在开放三孩上也是不够的,需要政策进行进一步的调整。

凤凰网教育:很多人认为自由生育应该尽快全面开放,您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易富贤:是的,生育政策的确应该尽早开放的,因为之前的二孩政策因为实际效果与预期效果相差甚远,使得人口问题愈加严重,所以才在今年推出开放三孩的政策。

建立完善的妇女权益保护机制 退休金制度应由家庭为单位

凤凰网教育: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愿结婚、不愿生孩子,甚至害怕生孩子,你认为是什么导致了这一问题的出现?

易富贤:这一问题在我之前的文章里也有提到,导致这一现状出现的原因有三个,第一是不愿生,第二是养不起,第三是生不了。

首先是不愿生,可能现在年轻人不愿结婚,我国适龄年轻人(20-24周岁)结婚数量在近些年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从2013年的953万,下降到了2019年的365万,很多人不结婚了,自然生育率就下降了。另外,对于这一年龄段的人来说,计划生育宣传已经是根深蒂固的根植于思想中,而且,现阶段我国整体社会经济都是围绕着家庭只有一个小孩的模型设计的,所以很难进行改变。

其次是养不起,现阶段我国在政策是只是单独的鼓励生育,而没有系统的解决住房、教育、医疗等综合方面。所以,现阶段我国政府应该着重去做的应该是普惠托儿式教育,其实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参考一下日本,日本目前就是在通过普惠托儿教育减轻家庭的负担,包括免费的托儿、免费的教育、免费的医疗等。所以,我们估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我们能够看到我国会在人口、教育以及相关政策方面向日本进行靠拢,进而从根本上打消年轻人在生孩子方面的顾虑。

最后一个是生不了,现在很多年轻人晚婚的趋势很明显,很大一部分人的结婚年龄都在30岁之后,而这些人无论是在身体还是精力方面都开始走下坡路,即使想生孩子也生不了。而关于年轻人晚婚的问题,政府其实是无能为力的,所以我们不能期望通过政策解决这一方面的问题。

凤凰网教育:开放三胎生育政策对于女性来说,是否会在就业和职场上带来更大困扰?

易富贤:会的,只依靠政府的开放三孩政策是不够的,需要建立完善的妇女权益保护机制。比如,休产假。现在很多企业不愿意招聘女性的主要原因就是,女性要生育、要休产假,在休产假前后很长一段时间是没办法工作的,企业还要给企业员工发工资,这是不符合企业利益的。如果国家能够承担女性在产假期间的薪资,企业只负责保留女性的岗位,这不会造成企业经济效益的损失,也有助于保护妇女权益。另外,退休金制度也应该由家庭为单位进行计算,将双方的教育、生育、社保等因素进行综合,共同享受退休养老金福利。这对于没有工作,但有生育的妇女来说更公平,因为她们在保证中国人口方面同样做出了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