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 | 北京西城佛系家长:不“鸡娃”不拼学区房  做“凤尾”也挺好
教育

风暴眼 | 北京西城佛系家长:不“鸡娃”不拼学区房 做“凤尾”也挺好

2021年07月16日 18:17:37
来源:凤凰网教育

作者|徐建凤

编辑|梁超

7月2日,家住北京西城广外学区的陈丽,收到了大女儿木木小升初的录取通知书,是她和女儿商量过后,一起填报的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此前不久,幼升小的儿子霖霖,也意外收获了她想都不敢想的北京小学红山分校的学籍。言谈中,陈丽的轻松欢快溢于言表。“买彩票都没中过奖”,在孩子入学这事上,她自认是好运爆棚。

同一天,同住北京西城区,德胜学区、月坛学区的一些家长,却因为一个电话,从满心期待变成了晴天霹雳。因为购房日期在2020年7月31日之后,他们花费千万元投资学区房,并没有把孩子送进预期中的“牛小”,还被调剂到了看不上的学校。

“买学区房就像开千万级的盲盒,开出这样的结果,搁谁都受不了”,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陈丽能感同身受,“去了一所不好的小学,可能就会到不好的初中,甚至是不好的高中,再往远了想,万一影响一辈子,就更严重了。这时候,人容易往悲观的地方想”。

然而,陈丽并不觉得,一所小学就能定终身,甚至大学读了名校,也不一定就决定了未来。放平心态,一样会有不一样的收获。“不是考个好大学,就人生就圆满了”,陈丽觉得孩子的发展,孩子自己努力是一方面,家庭教育也很重要,“孩子是父母的镜子,家庭教育是潜移默化的”。

不去“鸡娃”拼名校,也不会为了争取“校额到校”(注:“校额到校”是指中考录取的时候,各区的牛校单独拿出一部分名额,分配到各个普通公立初中校)的名额送孩子去所谓的“坑校”,陈丽觉得孩子教育还是要因人而异。

“孩子本身就不是学霸型的孩子,我也不想让孩子去差的学校做鸡头,我们就做个‘凤尾’就行了。”陈丽说。

女儿抵触弃选华女

木木上学用的是爷爷奶奶名下的房子落的学籍,爷爷家在西城的展览路学区,木木的学籍是俗称的“四老房产”。

四老房产是指房屋的房主是祖父母或是外祖父母。儿童入学的考核之一是就近入学,这就会对房产进行考核。父母本身没有房屋,户口落在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的户口上,而且三代都居于一套房屋之内,就是四老房产。

小升初的时候,陈丽也曾考虑过让女儿选报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华夏女子中学。“华女的中考成绩真的很好”,为了女儿,陈丽曾跟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华夏女子中学的家长们取经,如何帮女儿录制“视频简历”,是一镜到底还是中间剪辑,应该着重体现哪些特长等。

但是,在女儿和商量是否愿意报考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华夏女子中学时,母女二人的意见产生了分歧。“做了很多天工作,她都不想去。”最后,陈丽和女儿一起选报了另外一所特色校—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

木木选报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也提交了“视频简历”。视频简历要求学生用英语做自我介绍,同时要说明为什么要学习外语,入学后如何学习外语。“当时视频录的很匆忙,就在手机上做了个提词器。”陈丽后来再翻过去回看,觉得当时视频录制得过于简陋,孩子也不愿意练习,抵触情绪比较大。“如果我是老师,看到这样的视频,也不想录取。”陈丽感慨。

木木虽然选报了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但是并没有在第一批被录取。最初,木木对升学的事并没有多大的感触。直到家长群里有家长宣布自家孩子被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录取了,木木自己也着急了,开始向妈妈询问自己去哪个学校上学。

孩子都已经着急了,可想而知,此时陈丽的担忧更甚。她既不能把焦虑传递给女儿,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女儿的疑问。“这时候肯定着急啊,就很怕最后电脑派位的时候,会被派到展览路学区中比较差的学校。”

“虽说学习都是要靠自己,但是家长给孩子报志愿。万一第一志愿没有兜住,第二志愿有可能就直接掉下去了。”作为家长,陈丽觉得小升初志愿填报的压力很大。

幸运的是,木木虽然在第一批优先录取时没有被选上。但是在后期学区电脑派位的时候,被派到了她的第一志愿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

儿子入学不拼学区

“房价翻了一倍还带拐弯的。”2015年,陈丽一家入手了一套西城区广外学区的大三居。当时购房总价630万元出头,每平米合3万多元。“现在的成交总价能有1400万元,那不就是翻一倍带拐弯嘛。”

虽然陈丽购房是“用于自助,而不是投资,涨了降了,也只能看一下数字,不能把它卖掉”,但是大几百万元的投入,价值上涨总是能给投资人带来欢欣雀跃。

买房时,陈丽的目标很明确。“三居室和西城区学籍,这是不能动的红线。”一方面,女儿木木已经是西城区的学籍,两个孩子不可能放到两个区去;另一方面,西城区比较推崇教育均衡,而陈丽自认是佛系家长,西城的教育理念更适合自己,“海淀区‘鸡娃’要拼家长,西城就是‘大波轰’。”

为购房做前期准备工作时,陈丽在家长帮论坛上,发现了很多有关四老房产将不再是孩子入学时第一顺位的相关帖子,甚至孩子报出生都有了第一顺位的概念。

女儿就是“四老房产”落得学籍,陈丽敏锐地感觉到,如果儿子继续用“四老房产”落户,将来上小学时可能不稳妥。

“四老肯定不是第一顺位,学籍满了就要调剂”,陈丽的购房目标在改善居住环境的同时,又加上了学区因素。为了第一顺位报出生,霖霖的户口也是在房子最终定下来之后才去上报。

陈丽为孩子选学校,首先要考虑的,还是通行距离。当然,学校自身的口碑和师资也会考虑在内,不可能主动选择家长们口中的“坑校”,但是她也不会为了优质学校而忽略通行距离,甚至距离远近的比重还要更重一些。“奶奶家离女儿现在的小学,和以后的初中,都是非常近的,只有几百米的距离。”陈丽觉得距离近,能节省很多时间。

一个月的时间,陈丽看了五十余套房子,最终定了荣丰小区的住房。陈丽是先看中了天宁寺小学,围绕着学校,从通行距离、房屋单价和总价等综合因素看,这套房子是最适合她的,“大三居出手的特别少,别人买三居也和我们一样,是为了改善居住环境,很少售卖”。

当然,购房之路并没有说起来这么平坦。最初,陈丽也曾想过把房子定在展览路学区,展览路学区的学校优于广外学区,而且女儿的学籍也在展览路学区。但是,展览路学区内的房屋居住条件不符合她改善住房的需求,“一是房龄都很老了,大房子也很少;二是房价也高,不符合预算,为了孩子买‘老破小’房子的人是有,但是也只是在新闻上能看见,我不会这样,我身边也没人这样做。”

陈丽也曾看过广外学区的其他住房。六年过去了,印象比较深的是北京小学广外分校附近的一处房产。这所学校其实是最符合陈丽心理需求的学校,“北京小学广外分校是广外学区最好的小学”。

然而,她看中的房子,一方面房主惜售,不着急卖,二是价格也超出了她的预算,她最初的预算是500万元。急着买房的陈丽放弃了等待,定下了现在的住房,即使这套住房同样超出预算,但是也在可接受范围内。

通行距离排首位

与陈丽家隔了一条马路,就是高端社区“西堤红山”。在陈丽买房的时候,西堤红山的房价比陈丽看中的房子贵一倍。与高房价相匹配的,是业主能享受配套的幼儿园和小学,即“红山幼儿园”和“红山小学”。陈丽买房时,很是眼馋,但也只是眼馋一下。

图说:陈丽家和霖霖学校的通行距离

霖霖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时,广外学区的公立幼儿园由于竞争过于激烈,虽然报名了,但却没有录取上。陈丽是天津人,她就把孩子送去了天津,姥姥、姥爷能帮她带孩子。

虽然每周都要奔波于北京和天津之间,但是陈丽还是更看中天津幼儿园的物美价廉,“双语幼儿园,在天津每月入园费是三千,在北京每月费用大概在一万到一万二”。

天宁寺小学是荣丰社区的对口小学。因为荣丰生源太多,每年天宁寺小学都会专门选两个半天,给荣丰社区的适龄入学儿童办理登记入学手续。“今年招生多少个班还没出来。但是去年天宁寺小学招生了14个班,大多是来自荣丰社区。”陈丽感叹。

荣丰社区生源多,主要是因为社区小户型多,单价又相对便宜,是很多想要西城学籍的家长的首选。因为总价低,“荣丰号称西城学籍的上车盘。”但是荣丰早期的口碑并不好,陈丽购买的时候,就连中介也曾对她有过劝说,毕竟“孟母三迁,就怕孩子在一个不好的环境里学坏。”不过,陈丽在荣丰居住的这几年,并没有发现当时谣传的那般口碑不佳,“也可能是因为我购买的是大户型”。

陈丽本以为,霖霖上小学,必然会被派位到天宁寺小学。天宁寺小学与家的距离是1.4公里,这是她买房时亲自走过测量的。但是,霖霖却摇到了“红山小学”,距离家里还不足500米。

“真的很近,很方便。今年霖霖摇号摇到了红山小学,我就觉得‘哇塞’,六年前买房时,我根本就没想,但是今年摇到了,我觉得好赚。”陈丽觉得就像中了大奖,没有投资高端社区,却享受了高端社区的配套服务。

同样是在西城,同样是为了孩子上学而筹谋,与陈丽中大奖截然相反的,是2020年7月31日之后购买德胜学区、月坛学区房子的业主。他们自从购房之日起,就是在开“千万级的盲盒”,而开出的结果却让人难以接受。

实际上,买房得不了学位这一点,北京西城区早在2020年4月就已给出了警告。2020年4月底,西城区发布了“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政策”,称“六年内有适龄儿童登记入学的、2020年7月31日后新购房产家庭适龄子女小学入学及2020年7月31日后户籍从本市其他区迁入西城区的适龄儿童小学入学,全部采取多校划片入学方式。”这就是“731政策”。

从4月底到7月底,“政府预留的时间很长,已经给足了家长时间筹谋。但是买房不是想买立刻就能买的。可能有人需要时间筹措资金,有人需要时间纠结到底要不要买。”

但是,7月31日之后购房的家长,很大程度上存着赌的心态在做这件事。“就是在赌,赌的是这个学区,反正哪个学校都不差,调剂到哪个学校,都可以接受。”陈丽觉得这些家长一定没想到,“学区里是真的没有学位了,才会被调剂出来”。

对于买学区房,陈丽觉得还是应该“看自己的预算,每家条件都不一样,在预算能接受的情况下购买没问题,但是完全为了孩子上学“砸锅卖铁”,完全没有必要。而且,多校划片政策实施之后,陈丽认为,西城的教育会变得更均衡,即便是现在家长口中的“坑校”也会被填平,“六年后再看,甚至三年后,这些学校都会有所不同。”

注:文中被采访对象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