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北漂图鉴:颠沛流离之后 我给自己留好了后路
教育

毕业生北漂图鉴:颠沛流离之后 我给自己留好了后路

2021年07月18日 16:31:45
来源:凤凰网教育

撰文|武俊

编辑|梁超 徐建凤

“我觉得人这一辈子还是要去北京待几年,最好是上大学在北京读书,当然不只是因为它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教育资源,还因为这是个能提升生活幸福感的城市。

就是只要你在北京生活过,以后再去其他任何城市生活都会觉得比在北京幸福。”

7月11日,这条微博转发超过2万次,评论超过1万条,很多北漂后离开北京的网友都在感叹“真实”,不少网友也在回忆当年的北漂经历。

与此同时,《2019年北京地区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也显示,应届毕业生在京就业的比例近三年连续呈小幅下降趋势。高校毕业生似乎不那么爱“北漂”了。但在今年900多万的高校毕业生中,仍有不少年轻人选择在北京漂一漂闯一闯。

在这个史上最多毕业生的就业季,凤凰网教育和几位北漂的毕业生聊了聊。听他们讲讲自己的选择与坚持,心酸与梦想。

1. 选择北漂后,我羡慕同学的生活

方瑞 1999年生 北京体育大学本科毕业

临近毕业,生活被分割成家、学校、公司的三点一线。白天上班晚上回去写论文,来回通勤三个多小时让我觉得拥挤的不仅是地铁,还有被分割的时间。但一觉醒来之后,还得该干嘛干嘛。

我没打算要一直留在北京,北京户口太难解决了,我也买不起房,我甚至没有规划过在这个城市的未来。

毕业之后大家都在找工作,我投了好多不同的岗位,也面试比较多。有次接到电话就去面试,那次面试的公司就是现在的实习公司。

我学的专业叫什么公共事业管理,和工作专业完全不沾边。没办法,我对口的工作大概率是当体育老师。

一个月之前,我成功在自如上租到了房子,除了租金比较贵,小区环境、装修都还不错。最重要是和从小生活的小区很像。压力大的时候在小区跑步、健身,这让我觉得心里特别踏实。但这个房子也给了我很大的压力。

方瑞在自如租的房子(受访者供图)

房租占到我收入的三分之二,所以我需要赚更多的钱。我家境很普通,虽然家在深圳,但从家到市区要三个小时。所以回深圳工作也得租房,之前在深圳实习,每天工作强度也挺大的,选择在北京可能会比在老家更有前景吧。

工作以后,经常也会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有时候事情干得太多,脑子就不会想东西,这个状态有时候有点像高三,人被赶着走。我不喜欢这种状态。我希望起码脑子是清醒的。

压力很大的时候我会骑自行车回家,那一个多小时会消解掉一天的负面情绪和疲惫。到了周末会感觉比较孤独,那时候就打游戏。但工作一忙可能人就比较麻木,也没有太多时间会想这些。

同样是99年生,但我的同学却过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他北京人,职业是健身教练。赚够一个月的生活费就出去玩,周末干自己喜欢的事,每到假期就和朋友全国各地跑。钱用完了,再去给别人上课。

我比较羡慕他的生活,并不是羡慕他有多放松,是他没有把赚钱当做最重要的事情去做,可能他是北京人吧。我偶尔会羡慕回老家的同学,他们工作不是那么忙,也没有那么累,更不会担心房租。所以在北京,没有办法不独立吧。

有时候也会和女朋友吵架,那时候我会想,希望以后起码不会为吃穿发愁吧。

我也有很多自己想要做的事,但上班占据了我太多精力。希望工作不那么忙的时候,可以去海边,租一套在阳台就能看到海的房子,那是我向往的生活。

方瑞楼下的花园(受访者供图)

刚毕业一年放弃生活很正常,但未来我一定不会让工作大于生活。平常自我满足的方法就是健身。我会给自己定一个月减几斤的目标,完成还是比较有成就感。

北京生活还是挺值得期待的,我实习完之后肯定能转正,这两天在想签正式合同的时候能不能找老板涨一点工资。

和我合租的另外两个人是男生,我们关系还不错,计划有时间一起撸铁。以后会在家里买投影仪、沙发、厨具,也会养一只喜欢的宠物。现在工作有点忙,慢慢考虑,时间还很长。

2. 说服自己不用赡养父母后,同事说我眼睛里都有光了

张虹 1998年生 成都大学本科毕业

他们为了这个家真的很辛苦。高中时候,我自己一个人住校,父母在外地打工,平常放假我就住姑姑家。过年回家是我一年中见他们为数不多的几次。有一年回家,突然觉得父母身子没以前直了,头发也都白了。

感到他们老了的那一瞬间挺奇妙的。他们的爱太深了,自己不要辜负他们。

这多少影响到我找工作吧,不想给他们太多经济上的压力。毕业后我在老家成都找了一份工作,刚工作那段时间就迫切的想赚钱,我也付出比别人多好几倍的努力。实习三个月后有两个月的试岗,总共差不多半年的时候,自己差不多能独立完成很多工作了。

张虹拍的公司附近的天空(受访者供图)

工作以后,我经常给他们发红包。我父母是农村人,不会表达感情,我也不会。我想通过发红包的方式告诉他们,我过的挺好的。

有一天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说,北京去不去?刚毕业第一份工作也想到处闯荡闯荡,当时没怎么思考就过来了。

我是学经济的,现在工作和专业相关性不是很强。公司包食宿,来北京工资涨到了七千。其他的话,感觉脾气磨的比以前更好了。很多事情只能担起来,也变得更强势了。也没办法退啊,再退就得领导干了。工作总体觉得不太满意,缺点成就感。

北京太冷了,前段时间天天忙到只睡几个小时,也没有亲近的人在身边,很孤独。好不容易谈好的活动流产了,我和部门小伙伴在广场上抱着大哭,那是最受挫的时候。

那段时间每天都很不开心,更让我觉得对不起父母。我姐姐跟我相差9岁,我父母年龄比较大,现在在老家种地。他们现在已经干不动了,我应该好好陪在他们身边,而不是继续漂着。

就在最不开心的那段时间,我突然想开了。我爸妈经常说,只要你能够养活自己,不用担心家里。那这么想的话,父母暂时还不需要我,我现在也算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那自己是不是可以过得更开心一些?我是不是有资本去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

大学时的张虹(受访者供图)

说服自己不用赡养父母后,同事说我的眼睛里都有光了。

我快要回成都了,我主动和领导申请的。尽管待在北京有更多的机会,但我要离父母近一些。老家已经通高铁了,从成都一个小时就能回去。

我在北京住的是宿舍,回成都后打算租个loft,可以养宠物,养花。不忙的时候看看书,学自己喜欢的摄影。

爸妈,我终于要自己一个人去生活了。有一些激动,也有一点害怕。但你们不用担心。三年后我大概率会升职,我可以慢慢存钱,慢慢买自己的房子。

3. 想谈恋爱,但更想赚钱

贾芳 1995年生 中国传媒大学硕士研究生

我觉得读研很快乐,人生最幸运的事情就是继续读研。但今年7月,我的读研生活结束了。我成了千万北漂大军的一员。

我从来没有觉得我一定要留在北京,去年疫情时候找了实习,然后实习转正。老板,带我的师兄都非常好,北漂也就自然而然。

对我来说,合适的工作是愉快有认同感,且和我的专业匹配。我现在在优酷,平常工作非常认真,虽然学得不是很快,但有很用心的学,我觉得领导欣赏我有韧劲儿,你也可以理解我抗击打能力比较强。leader是工科生,学纯数据分析的,和他相比,我的强项在于对内容拆解的创作思维。这两条大概是我能转正的原因。

▲研究生毕业时的贾芳(受访者供图)

相比其他北漂,从物质角度上来说,我一定不是过得最苦的那一个。我有很多同学,他们现在就拿五六千块钱,一定很苦。我也是刚毕业,但薪资比他们多一倍。

虽然是女生,但我从小就挺会pua自己的。哪有什么苦不苦的,苦惯了也就习惯了。

在北京读研的三年,我不否认我的努力。而且我觉得身边每个人都在为梦想,为自己的生活,为爱人去努力。我跟他们最本质的区别是我很早就想清楚了我要什么,当想清楚这个后,你要走的路就会很清晰。

现在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我心目中的生活是嫁人,不用工作,能再回学校读书。要不就是拍电影,我一直都想做制片人。但我舍不得现在的工作,有时候就畏手畏脚的。

导演贾芳(受访者供图)

虽然我还没有过上想要的生活,但我一直都很喜欢北京。最让我难忘是刚上学的时候,有天喝到凌晨两点半,不敢去敲楼妈的门,宿舍回不去,我们就从东四环走到天安门去看升旗。我清楚地记得那天还是国庆节,广场人特别多,最后我从一个人举起来的手机里看到了升旗。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晚上,走在建国路,不知道下一个路口是什么样子,不知道要走多远,才能走到长安街。那种特别的体验让我觉得自己真正来到了北京。

那天陪我走完长安街的男生,后来成为了我的男朋友。那天,我有一种实现愿望的感觉。

贾芳(受访者供图)

我很享受那时肆意消磨时间,浪费青春的感觉。但我现在很焦虑,我们部门唯一个跟我职级一样的女孩是98年的,北大硕士毕业。

读研期间,我有过好几段感情,但最后都不得善终。最长的也不到一年。我觉得两个人不会因为爱而互相理解,很长一段时间,我片子的主题是爱最终会走向虚无。

我觉得北京太大了,恋爱成本很高。我有个爱好是骑单车,你知道五棵松吗?我从西三环骑到过东四环的中传。骑过一条又一条街的时候会感觉自己特别渺小,事业才能让我变得强大。

看到别人成双成对时,我也想谈恋爱。我期待有一个人可以陪我去长城看日落,去故宫听雨。但如果没有,就好好的工作。努力挣钱,如果挣得足够多,就在北京留下来,挣的不多,攒两年钱回长沙买房。

注:文中被采访对象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