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海外教汉语 在线教育机构掉头“出海”能自救吗?
教育

风暴眼|海外教汉语 在线教育机构掉头“出海”能自救吗?

2021年08月27日 18:08:44
来源:风暴眼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撰文 | 武俊

编辑 | 徐建凤 梁超

图片

核心提示

1、双减影响下近期新东方VIPKID同步转型汉语教学其背后是双减之下在线教育机构对海外业务的再次进军

2、教育机构“出海”猿辅导好未来等多家机构此前已有布局并在小范围内取得一定发展但一直以来并不赚钱

3、多名行业人士对在线教育“出海”并不看好一方面双减下裁员转型国内教育机构已经自身难保在线教育领域投资人已经大幅撤离另一方面各国教育观念人口升学制度的不同也将是在线教育机构出海需要攻克的难题

双减政策落地至今,已满一月。这期间,各学科培训机构不仅押注了职业教育、素质教育、成人教育等赛道,还将目光瞄准海外教育培训市场。

8月19日和20日两天之内,新东方、VIPKID先后宣布扩展其汉语教学业务。新东方面向海外华裔儿童、青少年提供中文、中华文化学习课程,而VIPKID也将海外汉语教学业务作为双减之下的转型尝试。在线教育“出海”成为学科培训机构寻求转型的另一条出路。

实际上,学科培训教育机构“出海”并非新鲜事,从2016年开始,猿辅导、好未来、网易有道等头部在线教育机构均在海外布局。海外市场能成为学科培训机构的出路吗?投资人是否会因海外市场回心转意?夹缝中求生能否带来一线生机?

机构再掀“出海潮”

8月19日,新东方宣布成立比邻中文Blingo,面向海外华裔儿童、青少年提供中文、中华文化学习课程,提升其中文听说读写译能力。《凤凰网》风暴眼了解,比邻中文Blingo实际上是新东方在2017年8月成立的比邻东方,彼时,该业务为面向中国青少年提供在线外语教学。

从提供在线外语教学到提供中文课程,无论是生源还是教师,新东方比邻中文业务已经和此前业务完全不同。

图片

与新东方不同,曾经的在线少儿英语独角兽VIPKID受到的冲击更为猛烈。

双减政策中提到,教培机构“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严禁提供境外教育课程”,这也使得外界紧盯VIPKID的转型,毕竟“境外外教”曾经是其抢夺市场的最大优势。

8月17日,在一篇报道中VIPKID旗下的Lingo Bus平台负责人苏海峰表示,随着“双减”政策的不断落实,未来Lingo Bus将成为VIPKID转型的重要发力点之一。

Lingo Bus是VIPKID旗下的全球在线青少儿中文教育平台,其创建于2017年8月。苏海峰曾在2018年曾立下“小目标”——3年达到5万付费学员。在最新采访中,苏海峰则表示,Lingo Bus的用户量接近10万人。至于用户量是否是付费学员,则不得而知。

一位熟悉VIPKID的人士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Lingo Bus业务此前早已停止,现在应该是双减政策之后,机构转型后的重启。

多鲸资本创始人姚玉飞认为,VIPKID外教业务受到较大影响,海外中文业务及中教课业务算是能拿得出手。而Lingo Bus此前只是在维护,没有大力发展。现在重新被提起,更多是起到稳定现有客户及投资人的效果。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告诉《凤凰网》风暴眼,受双减影响,众多机构盈利空间被挤占,机构企图通过“出海”来弥补被影响的经营业绩。

从中国老牌头部教培机构新东方到少儿英语独角兽VIPKID,连续两个头部机构同时将业务转型瞄准海外,但汉语教学和海外市场能给机构转型带来一线生机吗?

“都是一种尝试,当前机构都在转型,在寻找求生之道,‘出海’布局只能说是在夹缝中求生。”姚玉飞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

在线教育“出海难”

据统计数据门户Statista显示,2019年全球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约为1010亿美元,预计在接下来几年呈指数式增长,在2026年达到3700亿美元。

伴随中国在线教育快速地发展,均显现头部教育机构在海外布局的身影。

图片

2016年,网易有道词典通过U-Dictionary打入了印度市场。截至2020年9月,U-Dictionary全球安装量已超过1亿,月度活跃用户量达1800万。

2018年底,好未来收购以色列少儿编程学习平台CodeMonkey,开始海外布局。2019年9月,好未来成立Think Academy(学而思)硅谷分校,落地于美国三大著名补习班大街之一的DeAnza Blv。2020年12月,学而思宣布在英国开设分校,取名ThinkAcademy UK。

2019年,流利说推出国际版产品LingoChamp,目前已支持8种语言版本。2021年一季度,其海外业务营收及付费用户均实现环比90%增长。

同年,猿辅导成立猿印、猿竺两家公司,瞄准印度教育市场,其投资成立的在线辅导平台ODA Class,上线50天收获超100万的订阅者。

“‘出海’布局大致分两种,第一是利用现有技术和知识产权,在海外经营相同的业务,比如K12辅导,或是基于学科类培训的技术研发,利用既有产品和技术‘出海’布局。第二是面向中文学习群体,做汉语教育。”姚玉飞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

海外在线教育市场增长空间看似很大,中国学科培训机构自身硬件条件也足够成熟,那么,海外市场能否成为学科培训机构转型的避风港?

“汉语教学多为小班教学模式,基本不赚钱,目前整个市场还是非常难做。”一位为汉语教学创业提供咨询服务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对外汉语,绝对不会成为机构转型的核心业务点。”

据国家汉办粗略估算,目前除中国(含港澳台)之外,全球学习、使用汉语的人为1.2亿人。以此来看,汉语教学本身体量较小,机构获客较难,前景并不明朗。

“双减之后,k12学科领域类机构业务受损严重,投资人早已撤离。而对这些“出海”业务,投资领域也并不关心。”姚玉飞说。

姚玉飞向《凤凰网》风暴眼解释道,不管是双减前在线教育的布局,还是现在业务转型下的探索,市面上教育机构的“出海”业务基本都不赚钱。而技术型培训机构在海外布局更多是希望维持现有估值。

“开展海外业务并不容易。”虽然在线教育机构提早布局海外市场,并且取得一定成绩。但至于未来发展趋势,熊丙奇也并不看好。

熊丙奇告诉《凤凰网》风暴眼,一方面受观念、人口等多种因素影响,海外整体培训需求并不像国内旺盛,尤其是学科类培训,虽然国外也有相应需求,但要想在国外形成像此前国内如此庞大的培训市场,基本上不可能。

“以美国SAT培训需求来看,想做大体量基本不现实。此外,各国升学制度,教育评价体系与国内不同,如果是面向考试为主的培训机构,其“出海”成长空间也相对较小。”熊丙奇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

“大本营失守,外派军就没了支援。”网经社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在接受《凤凰网》风暴眼采访时也不看好这一趋势。

陈礼腾认为,在线教育企业主战场还是在国内,对于之前有海外布局的企业,国内形势的变化可能导致海外业务的收缩。

至于如何转型布局海外业务,陈礼腾也给出建议,“不同国家教育环境、政策环境存在较大差异,“出海”团队的组建、教学模式匹配、本地企业的竞争等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此外,海外布局对于技术、资金等要求较高,主要适合有一定规模与实力的公司。而对于中小公司来说,还是基于国内教育市场环境制定转型策略较为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