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传统文化进课堂误区:传统文化进语文重在提质而非增量
教育

专家谈传统文化进课堂误区:传统文化进语文重在提质而非增量

2021年09月26日 19:35:23
来源:澎湃新闻

“传统文化进语文课程重在提质而非增量。因此当务之急是要找准传统文化和语文课程的重要交集有哪些,不要增量,要在这些重要交集上提质,去探索那些能够提高质量的路径,重点抓好汉字教育、传统文化的阅读教育、中高考古诗词命题的改革等环节。”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李煜辉指出。

在孔子诞辰2572周年之际,9月25日,由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主办的“新使命、新格局、新思路——第五届全国中小学传统文化教育论坛暨课程展评活动”以网络会议形式举行。活动中,众多来自高校、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以及一线教师围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中小学”相关话题进行了有益探讨。

中小学传统文化教育要立足于让学生感动而非有负担

活动中,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沈湘平指出,经过近3年的努力,今年我国义务教育课程标准修订即将最终完成。这次课标修订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全面贯彻落实了包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中小学课程教材指南》在内的一系列重大主题教育进课程教材的要求。课标修订完成后,新编教材将紧锣密鼓地进行。

“这意味着,上述指南的精神和要求很快就要实实在在地传导到教学第一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总体迎来了新的格局,而领悟新使命、理解新格局、落实新要求就成为了广大基础教育工作者的当务之急。”沈湘平说。

北京大学儒学研究院副院长、中华孔子学会常务副会长干春松提出,儒家文化是礼乐文化,不仅有礼而且有乐,中小学传统文化教育要理解这一传统文化教化的特征,要立足于让学生感动,让学生“欣欣然”,而不是感觉有负担、受罪,从而使尽善与尽美统一起来。

此外,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尼山世界儒学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杨朝明指出,儒家教育旨在培养一大批君子,这就像今天我们要教育孩子成为有修养、有道德的人。立德树人首先是树人,所以强调老师传道,要树立正确的价值信仰,以道明德,以德尊道。圣贤是儒家最理想的人格,孔子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圣贤但以君子自诩,所以勇于做君子应该是每个人的自我要求,追求圣贤的格局和境界则是最理想的状态。

传统文化不等于古代文化,传统文化进语文重在提质而非增量

谈及传统文化教育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李煜晖从语文教学的角度入手,重点对公众在传统文化进课堂方面存在的三个误区进行了辨析。

李煜晖指出,第一,传统文化不等于古代文化。在教学层面,如果把传统文化和古代文化等同起来,就会出现两个弊端:容易造成教学目标定位出现偏颇,如教学中重视讲语言文字知识,而忽略其中蕴含的传统文化的核心思想理念;容易造成教学材料和教学内容受到局限,如限于古代文化作品,或限于诗词、文言等中国古代文化形式。

第二,优秀是传统文化的成分而非标签。“传统文化内容往往是优劣得失存在于一身,这需要我们辩证地、思辨地用唯物主义的思想从中萃取那些优秀的成分,而不是采取二元对立的方法。”李煜晖进一步解释道,给学生提供传统文化教育时,应将更复杂、真假难辩的东西呈现在学生面前,提高他们对传统文化的辨识能力,而不是以简单地贴标签或者给现成的方式搞教育。

第三,传统文化进语文课程重在提质而非增量。“从2014年开始到现在这么多年的政策推动,我认为目前语文课程中传统文化的要素已经接近饱和的状态了。”李煜晖表示,当务之急是要找准传统文化和语文课程的重要交集有哪些,不要增量,要在这些重要交集上提质,去探索那些能够提高质量的路径,重点抓好汉字教育、传统文化的阅读教育、中高考古诗词命题的改革等环节。

此外,湖南农业大学党委书记陈弘从大中小学三个阶段之间的贯通着眼,指出中小学教育和大学教育之间是上游和下游关系,应在教材、教师、环境和教育实践等各个角度进行贯通教育。

心理健康教育需增加伦理模块,帮助孩子建立丰富的社会关系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牛楠森在活动中指出,40多年来,我国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包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发展比较迅速,已经初步构建起一个比较完整的学校心理健康教育体系。但需注意的是,近年来有关孩子的心理健康的问题依然不少见。

对此,牛楠森分析认为,基于心理问题谈心理教育,忽略了两个源头的问题——心理问题从哪里来的,心理辅导是怎么产生的。当前的心理教育的源头是从心理的诊断和治疗开始的,这样一个开端映射到教育上来,可能导致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医学性凸显,教育性隐退。

对此,牛楠森指出,传统的心理学必须从单一的西方化背景中摆脱出来,主动吸收东方文化及其他文化的影响,从人出发、以人性为心理学研究的逻辑起点。

牛楠森还就如何实施伦理型的心理健康教育提出了几点建议:

一是明确中小学心理健康问题的伦理属性。“中小学生的心理问题更多是因各种关系,如人伦关系出问题导致的,所以伦理为因,心理为果。”牛楠森说。

二是继承中国古代教育的伦理精神,特别是修身的传统。这其中有非常丰富的值得今人借鉴的思想和具体做法。

三是要以培养伦理共同体成员为目标。“这种共同体能够禁止其成员任意把自己处理掉(自杀),防止他们强调感受个人的烦恼。”牛楠森解释,团体能够使个体摆脱精神上的孤立状态,从而为个人提供存在的意义和情感上的依恋。

第四,增加心理健康教育内容的伦理模块。“这里的伦理模块并不仅仅要把一些伦理学的知识点教给学生。我们要通过伦理学中的关系范畴来帮助学生形成对关系存在的认知和内化。具体可以通过讨论、表演等方式,也可以建立各种平台来增加孩子之间,以及孩子和老师、父母乃至国家之间的交往。”牛楠森说,“当一个人的社会关系越丰富时,他就会越完满,出现问题的可能性可能就会越小。”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