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闻|当了10年全职妈妈我后悔了 不想女儿再全职当妈妈
教育

育闻|当了10年全职妈妈我后悔了 不想女儿再全职当妈妈

2021年10月18日 13:30:36
来源:凤凰网教育

撰文 | 徐建凤 徐平   编辑 | 梁超

“放弃了工作,我现在真的很后悔。我觉得女孩还是应该先有事业。”艾芳家住浙江的一座小城。2011年,女儿潇潇出生后,艾芳就辞了职,做起了全职妈妈,这一做就是10年。

为了更好地陪伴潇潇,她放弃了自己发展事业的机会;为了女儿学习国际象棋,她每周末带女儿奔波两地求学长达一年;在发现女儿棋艺并不突出,继续学习会影响正常学习后,她又毅然决定放弃学棋。

“我和孩子都尽了最大的努力,如果我们没有外出求学过,可能不会那么果断,可能还会觉得孩子只是没遇到好老师而已。”艾芳觉得,既然已经舍了,就不再想了。放弃学棋后,潇潇就再也没有碰过棋。

然而,看似果断的艾芳,在自己身上,却是犹豫不决。十年的全职妈妈,女儿潇潇就是她的“事业”。“现在唯一能让我开心的,就是孩子取得好成绩。感觉成绩已经是生活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了。”艾芳觉得,就连心情,都不再属于自己。

艾芳也曾试图走出全职妈妈的所谓“舒适圈”,但是她又勇气不足。女儿成绩表现优异,她会觉得,做全职妈妈很值得;女儿成绩不好时,她又会陷入自己不该当全职妈妈的挣扎中,如此反复。

育闻|当了10年全职妈妈我后悔了 不想女儿再全职当妈妈


“入坑”国际象棋

艾芳小时候,有一位很要好的同学。她学了围棋,她同学则学了国际象棋。

因为两家住的近,同学下棋时没有对手,就教会了艾芳,陪她对弈。艾芳发现,学国际象棋比学围棋更有趣。

潇潇出生后,艾芳就萌生了让她学国际象棋的想法。幼儿园中班时,艾芳开始教她国际象棋的基础步法。

幼儿园下学期,艾芳把潇潇送进了棋院,开始专业学棋。“孩子去棋院学棋上手很快,我在家也很用心陪孩子学棋,孩子进步神速。”

在棋院学习不久,潇潇就成了全市同龄孩子的佼佼者,艾芳在女儿身上看到了希望。“每个孩子在妈妈眼里都是小可爱,她表现的天赋,让我觉得,她就是清北的苗子。”

艾芳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潇潇身上。“因为自己没有事业,没有成就,总想让孩子帮我扳回一局。”艾芳辞职后,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孩子身上。

潇潇也很争气,每次比赛,在全市排名中都能拿到数一数二的名次。艾芳也经常带女儿参加比赛,从当地到外地,从省内走到省外,接触了很多家长,了解到的学棋信息也越来越多。同时,她也意识到了潇潇与别人家孩子的差距。

潇潇所在的棋院,有个女孩,比赛总是能拿第一。艾芳称她为“带头人物”。“比我女儿大一岁,也是个女孩,各大报纸、电视台都报道过她。”艾芳心怀羡慕之情,加了女孩妈妈微信,询问教育之方。女孩妈妈也很热情地分享了她的经验,“她告诉我们,他们每周末两天,都从我们的城市出发,去绍兴学棋。”

“榜样”就摆在眼前,艾芳就更想要为孩子寻求一条求学路。“比赛多了,家长其实是有虚荣心的,只希望孩子能赢。”通过各大比赛,艾芳了解到浙江省内,温州和绍兴的国际象棋是最强的。

“去绍兴开车方便,去温州坐动车方便。”艾芳在国际象棋比赛群里,认识了一位温州棋童的家长,相谈甚欢,就准备带着潇潇去温州棋院试试。

潇潇上小学前的那个暑假,原本只是想“试试”的艾芳,自己都没想到,这一试,母女俩就坚持了一年。

因为异地学习,花费很高,为了节省点花销,艾芳母女把棋院周边的旅店都体验了一遍,选了一家性价比高的酒店,长期预订。

有一次,艾芳选的一家小旅店,房间没有窗户,灯光也是昏暗的,“黑漆漆的,晚上睡觉的时候,母女俩抱成一团。现在想起来,感觉很甜。”在陌生的异地,柔弱的母亲和年幼的女儿,为着同一目标,彼此相拥,给对方温暖。

育闻|当了10年全职妈妈我后悔了 不想女儿再全职当妈妈


无奈地放手

一年365天,潇潇是360天都在学棋。周末去异地学棋,平时放学回家练棋,节假日又要跑外地参加比赛。

“无论是刮风,还是打雷下雨,都没耽误过课,不是在学棋,就是在路上,真的很辛苦”。即使中途比赛成绩有时不好,艾芳也没想过放弃。

“本市的棋院都知道我们出去学棋,如果成绩不好,他们也会议论纷纷,面子上就会挂不住。”也是因此,艾芳把潇潇逼地很紧,甚至“时常打骂”。

潇潇不敢正面反抗,就在上课的时候偷懒,甚至不听课。棋院老师也向艾芳反映,孩子在比赛中,经常犯一些低级错误,甚至有些畏手畏脚,平时练棋的水平明显比在比赛时棋艺高很多。

直到有一次,潇潇班主任叫住了来接孩子放学的艾芳,向她反映,孩子上课游神。艾芳才惊觉,学棋这件事,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女儿的正常学习。

“虽然我重视学棋,但是我也希望孩子能好好学习。”与老师的这次谈话,引起了艾芳的反思,“是不是把孩子逼的太紧了,孩子是不是真的太累了”,这些问题一直盘桓在艾芳的思绪里。

艾芳思前想后,最终决定放弃学棋。“学棋学的再好,前途在哪里?当一个国际象棋老师吗?”在艾芳看来,只是学好国际象棋,潇潇的前途也并不明朗。

与不明朗的前途相对应的,却是高额的资金投入和大量的时间投入。异地求学,仅仅食宿和交通,每周的基础费用约为700元,一个月下来大约需要3000元的费用,其中不包含棋院的学费。

参加比赛的投入则更高,一次比赛的费用大约两三千元。“我们最后一次参赛是在南京,一个多星期,比赛费用加住宿费用,花了6000多元。”艾芳说,参加比赛不能自己选择住宿的酒店,必须住主办方指定的酒店。

“我们参加比赛的次数算少的,两三个月一次。要想在比赛中发挥正常,就要每个月参加一次大比赛才行。拼成绩还要聘私教,一般1小时的费用是300元。”有的家长,为了孩子学棋,甚至在卖了房子支撑。

学棋这事不只是“碎钞机”,还是时间破碎机。“学棋很花时间,不是去上几节课就行了。回家也要做题。长期用手机做题下棋,导致孩子视力也很差。”

考虑到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投入,甚至是感情的投入,艾芳最终决定,放弃国际象棋。“做这个决定很难,反反复复想了一个晚上。”这个晚上,艾芳偷偷地哭了。

“没取得过特别优秀的成绩,可能孩子也没我想象中那么优秀。”艾芳接受了现实,心态也变得平和了。潇潇在结束了一年激进学棋后,也把精力放回了学业。

育闻|当了10年全职妈妈我后悔了 不想女儿再全职当妈妈

在值得与后悔中摇摆

潇潇出生后,双方父母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帮忙照顾孩子。而艾芳对自己的工作又不太满意,干脆辞了职,当起了全职妈妈。

艾芳大学学的是电子专业,毕业后并没有做本职工作,而是在外贸行业从事财务相关的工作。

“那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当时根本看不上眼”,因此,艾芳辞职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的留恋。

当时,艾芳觉得,等孩子上了幼儿园,如果自己想工作,还可以出来继续工作。

直到当了全职妈妈,每天沉浸在照顾孩子的琐碎之中,她才发现,最初的设想和最终的结果有着天壤之别。天天与孩子朝夕相伴,艾芳舍不得放下孩子出去工作。

此外,家里的分工也已经明确,女主内,男主外,如果艾芳出去工作,孩子的陪伴和教育就成了问题。

最主要的,由于多年没有参加工作,艾芳深刻感受到了自己与社会是脱节的。“没有一技之长,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艾芳大学毕业后,只工作了一年,就辞职当了全职妈妈。因为全职在家,艾芳把自己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培养孩子上。

艾芳的学生生涯,有不少遗憾。小学和初中时,艾芳成绩一直很优秀,是其他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但是,高中时,艾芳成绩下滑,大学不是她理想的大学,专业也因为不懂报考,没有选好,毕业后只能做一份和自己专业不相关的工作。“本来自己的人生是应该向上走,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后来的一路,都没有那么满意。”

或许正是这种自我不满意,在看见潇潇幼时的优秀表现时,艾芳选择了逼迫女儿成长,因为她害怕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害怕因为自己的疏忽,耽误了女儿这棵“清北苗子”。

但是现实却很残酷。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中描绘了一个为了照顾孩子和家庭而成为全职妈妈的女主角金智英。因为与社会脱轨,也不被丈夫理解,金智英心理患上了疾病。

艾芳虽然没有罹患心理疾病,但是她也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焦虑的状态,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即便如此,女儿也未如她所规划的那般成长。

艾芳的压力,不只是作为全职妈妈,培养女儿的压力,她还切实感受到了来自经济、家庭、人际关系等各方面的压力。

身边有很多家庭不和的例子,看得多了,艾芳也会不安。“他因为工作经常出差,所以我也会多想。”丈夫是家里的唯一经济来源,很多事情也都由丈夫决定。艾芳明白,没有工作全职在家的自己,一旦和丈夫的感情出了问题,自己就没有任何退路。

除了对丈夫的行踪比较敏感,艾芳有时候还会感受到女儿对自己的“嫌弃”。有一次,她开玩笑地问女儿,如果爸爸妈妈离婚,你会跟谁?女儿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跟爸爸了,跟你要饿死的,也不上班,不像爸爸,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你天天就管着我。”

其实,艾芳也不想天天管着女儿,但是作为全职妈妈,很多时候,艾芳都感觉自我意识在家庭生活中被不断压缩。“好像现在自己的心情,完全由孩子的成绩和丈夫来决定,随着他们而波动。整天想的也都是这些事,已经没有了自由和独立。”

孩子成绩好的时候还好,但是一旦孩子成绩下滑,艾芳不仅要面对来自丈夫的压力,还要面对来自公公婆婆的压力。他们觉得,“你都全职在家带孩子了,怎么还做不好呢?孩子带不好,也不出去工作。”艾芳有时候会觉得,“大学都白读了”。

当这些压力和情绪向她压过来的时候,艾芳就会后悔当时选择了当全职妈妈。艾芳中学时要好的同学,甚至一些当年成绩不如自己的朋友,都有属于自己的事业,都比自己过得好,极少有朋友和她一样,当全职妈妈。

别人的光鲜生活,对比着自己的琐碎生活,艾芳有时候很困惑,“自己这些年当全职妈妈又是为了什么呢?”

“女儿长大了,我一定不会让她重蹈自己的覆辙。”为人父母,总是想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弥补自己曾经得遗憾。之前,艾芳想从女儿身上弥补自己学习的遗憾,她希望女儿成才,能出人头地,能够给她带来体面。

现在,她希望女儿以后能有自己的事业,不要再和她一样,当全职妈妈。“我对孩子的期望是,她能有自己的事业。以后结不结婚都看她自己,甚至能接受她未婚生育,孩子我们可以帮她带。但是,我不希望她当全职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