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培训机构“一书阁”突然宣布停课 相关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教育

书画培训机构“一书阁”突然宣布停课 相关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2021年10月21日 21:00:08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讯(记者 刘洋)10月18日下午,知名书画培训机构“一书阁”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停课通知,称因“迫于资金枯竭”,将转型游学项目。家长和老师表示,停课消息发布前毫无预兆,一书阁线下门店现已全部关闭,多位家长称已到门店属地派出所报警、在相关主管部门做了投诉登记,等待官方进一步的处理结果。

据悉,一书阁总部位于江西省,在北京、南昌、赣州、九江以及德国柏林等城市设有分校。10月21日,新京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当地相关监管部门已介入,将对该机构现金流向进行调查。

10月18日晚突然单方面宣布停业

根据网络的公开信息,一书阁全称为一书阁文化艺术学校,2004年创办于江西省南昌市,在北京、南昌、赣州、九江以及德国柏林等城市设有分校。

一书阁的北京家长维权群里,家长们正自发登记剩余课时。截至10月21日上午11时,已有200余名家长参与,涉及的剩余课时从十几节到两百多节不等,剩余课时最多的家长称未消课费用近4万元。

“停课消息来得莫名其妙,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家长高女士说,一书阁文化艺术学校是教授书法和美术的素质类培训机构。9月中旬该机构还推出了优惠活动,让家长们报课。9月14日,她花8998元给孩子报了60个课时,10月17日还正常上课。但是10月19日一早,高女士突然接到老师通知,称门店关停。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一书阁上地门店共有三名老师,负责事务性工作的杨老师告诉高女士,她也是10月18日在教师群里收到了一书阁创始人、公司实际控制人李颖春的道歉信,才知道停业消息。在杨老师提供的截图中,李颖春称,“依托大家的努力,九月确实收费不错,但我们不是只有一个九月……从疫情之后,资金就很紧张。”他称,“长沙一书阁倒闭后,家长退费大大增加……学校情况不好,很多存了摇钱树的老师在提取”,多重原因导致资金链断裂。

在北京市昌平区一书阁育新门店教书法的陈老师介绍,李颖春长文中提到的“摇钱树”是一书阁向内部员工开放的集资项目,有高额利息。2017年他投了8万元,2019年连本带利拿到14万,之后他又将钱全部投入该项目,此次机构突然宣布停业,导致他损失严重。

陈老师说,每月15日是发工资的日子,但10月15日只发了部分工资,大家还等着后期补发,没想到10月18日一书阁就单方面宣布停业了。

长沙校区最先被关闭,公司称将转型游学服务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九江一书阁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长沙一书阁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茂华国际湘分公司等均已注销。根据网上公开信息,最早出现问题的是长沙一书阁,8月底有家长在当地政府留言板上称,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的一书阁机构关闭,老师失联。

10月18日晚间,一书阁文化艺术学校在官方公众号发布的致歉信称,迫于资金枯竭,一书阁在南昌、北京、九江、赣州的所有教学基地,从18号开始,停止教学服务。李颖春在信中称,一书阁将重组转型,专业从事青少年的游学服务。“所有家长的有效课时,都可以在我们提供的游学服务(包括周末游学活动、夏令营、冬令营等)中继续使用。其次,接下来,我会用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去赚钱还债,还家长、阁亲和朋友的钱,一分一厘都会还上。”

李颖春称无力继续支付每月500万的开支,并解释了资金链断裂的原因有疫情、退费、融资失败等,但有家长对此表示质疑,“有消息称他在海外投资失败,用课时费还债”。针对这一传闻,一位业内知情人士称,江西相关监管部门已介入,将对该机构现金流向进行调查。

或因诱导家长“囤课”、盲目扩张导致暴雷

“一书阁主要的问题是对形势的预判失误,认为素质教育会特别受追捧,做了很多的扩张行为,导致成本突然上去了。”新京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一书阁在扩张中忽略了两个问题。首先,书法教育类培训不是刚需,虽然目前家长对学科培训的需求减少,实际转移到素质培训市场的规模并不大。其次,近年来网上艺术教育发展迅速,逐渐通过在线视频的形式实现了新场景教学,导致书法、绘画等传统面授课程受到很大冲击。

记者注意到,一书阁此前诱导“囤课”也是造成此次家长损失严重的重要原因。家长雷先生说,还剩40节课的时候,老师便轮番打电话,推出优惠项目游说他续费,他目前还有价值两万元的200多节课时未消耗完。

事实上,早在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就明确提出,“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针对部分培训机构无资质、无证照开展培训活动,部分培训机构诱导家长一次性缴纳超期高额培训费用等问题,今年3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发布校外培训风险提示,提醒家长选择有资质正规培训机构,不一次性缴纳超3个月或60课时的培训费用。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负责人多次在不同场合对家长“囤课”现象表达忧虑,认为这是转型过渡期最大的“隐患”。在8月下旬举行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该负责人直接告诫众多校外机构负责人:备改审(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由备案改为审批)、营改非(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具体规定落地前,千万不要再卖新课,一定要从长计议,不要引鸩止渴。

“参会的机构都及时止步了,但由于大量中小机构都是缺证少照的非会员单位,针对违规囤课的行业自律措施无法实施,所以除了劝导,我们也没有其他阻止手段”。上述负责人表示,针对近期频频发生“囤课”机构倒闭的问题,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建议,在政府部门主导下从不同角度开展综合施策。近日,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组织了教育、法律等专业人士进行了多次闭门会议,研讨如何配合政府部门减风险、化矛盾、促转型,以实现平稳过渡。

新京报记者 刘洋 编辑 缪晨霞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