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猛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王凯:生命科学领域需要的是复合型人才
教育

深圳市猛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王凯:生命科学领域需要的是复合型人才

2021年11月25日 18:15:45
来源:凤凰网教育

11月24日,“育见美好”2021凤凰网教育峰会在广州召开。深圳市猛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获得“育见美好·创新服务机构”。

深圳市猛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深圳市猛犸公益基金会秘书长王凯接受了凤凰网教育的专访。王凯表示,生命科学作为一个蓬勃发展的交叉领域,对人才的需求是复合型的,但是生命科学的教育有的时候被誉为理科中的文科,死记硬背多,对数据分析和对数理的训练不够,这就使得产业和科研的需求与教育之间产生了一个差距。

自动播放

专访实录

凤凰网教育:猛犸公益基金会其实一直致力于和高中、高职、高校等合作共建基金组学创新实验室,此前也落地青岛全国首个海洋生物基因编辑科普实验室。基因科技进校园,请问它的意义是什么,能够给学生们带来什么样的收获和成长?

王凯:我先讲一个小故事,有一次我跟我们国家顶级学府的生命科学学院分管教育的院长聊天。我问他一个问题,我说如果有两个同等水平的学生在你面前想考你实验室的博士,一个是生物专业毕业的,一个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你要谁?他想了想说,我要计算机专业的。这个答案其实跟我们产业部门,因为我是华大集团出来的,跟我们产业部门的用人是一样的,就是生命科学的科研和产业,我们需要的人才有的时候可能生命科学专业培养出来是不够的,我们可能更加青睐于,或者说同等青睐于数学专业、物理专业、计算机专业这些理工科背景强的这些人。那么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就是生命科学作为一个蓬勃发展的交叉领域,对人才的需求是复合型的,但是我们生命科学的教育有的时候被誉为理科中的文科,也就是说死记硬背多,或者说要了解的知识点多,但是对数据分析,对数理的训练不够,可能这就导致产业和科研的需求以及教育之间产生了一个差距。

我再打一个比方,就是大家都会觉得生命科学好像蛮重要的,它跟我的健康很重要,跟我的家人的未来很重要,跟健康中国、跟人民福祉都很重要,甚至有富翁说未来顶级富豪产生于生命科学或者医疗大健康领域等等。但是,生命科学专业为什么又是个天坑专业?现在报专业这个学生又不敢报,这是为什么?教育和产业之间为什么会存在这样一个差距?那么我们其实想试图去改变一点现状,所以说,当然也是因为因缘巧合,有这种顶级学校,最早像清华、有北大跟我们进行一些教育方面的合作,然后慢慢地我们进入到这个领域,然后我们把一些真正的科研和产业上面对的问题简单化,但是保留它的真实性、系统性,带到学校里面,让学生能够感受到真实的生命科学的研究和产业是什么样的。

凤凰网教育:那么猛犸教育到底是怎么打破基因科技的这种壁垒,实现三个首次的?

王凯:三个首次就是,我们首次能够让学生在自己学校的实验室里面测自己或者说其他生命体的基因。然后我们首次把这种干试验和湿试验打通,融入到教学里面,干实验是指数据分析,湿实验是指我们大家传统印象的生物的实验,就是液体加来加去这种液体的化学反应,我们把湿实验、干实验打通。第三个就是我们推动基因测序仪这个工具进入到教学领域,那么其实核心的就是我们背靠华大,华大把基因测序仪价格成本逐步的降低,基因测序仪大家一想起来可能都觉得是一个精密仪器、百万级别以上对吧?好像离我比较远。但是我们现在可以把它的成本降低到50万以下,这样的话,有些学校就可以把它变成一个教学工具,引入到教学领域,让学生自己来玩。

然后我们要做的其实就是两点。第一是工具突破,工具突破是指,自然科学这个领域,自然科学的发现越来越依赖于工具的突破,就像比如说物理学现在各种对撞机的建设,比如说天文学,你要有天眼望远镜,那么生命科学也是在越来越依赖于工具的突破,比如基因测序仪能够国产化,自主可控。那么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初,我们能够快速地破解未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以及去生产出核酸检测试剂盒。再比如说蛋白质组学,冷冻电镜的这种应用可以把蛋白质的结构,不管是新冠病毒也好,其他病毒也好,都能解答出来。那么在教育领域同样也是,我们必须要把基因测序不仅是做好还要做便宜,那么这样的话教育这个市场才能够更加的普惠普及到每一个学生,把基因测序作为一个教学工具运用到自己的课程里来。而基因测序作为一个教学工具,它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它是测基因的,在生命体里面底层信息就是存在基因这个层级上,再往下没有了,然后是从基因三个碱基对应一个氨基酸,由基因DNA的信息直接决定了蛋白质的信息,那么这个底层工具能够做好、性价比做得高,就可以让学生从生命科学的最底层信息开始来破解,然后理解生命科学的整个大数,这是工具的突破。

第二个当然是课程,因为在学校教育是以课程,以老师来教授给学生,来带领学生做一些实验课程或者说自主科研。因为我们是背靠华大,那么我们可以把一些科研和产业的真实问题带到学校里来,也期望学生能给我们一些灵感。比如说人类基因组破解,就是一个现在科学125个问题其中的一个,是一个非常大的重要科学问题,就是什么样的基因决定了人类。我们可以把人的基因组序的ATCG读出来,但是我们怎么读懂它,每个基因代表什么意思,复杂的其实我们并不清楚,但是我们读一些简单的,那么我们其实就给学生提供一套课程,就是你可以自己测自己的基因,我的肤色为什么生下来是偏黑的?为什么有的人生下来肤色白。但凡是生下来就有的这样的表现,一定是十有八九就是基因这方面能找到答案的。我们可以让学生去体验整个过程,就是你把基因测出来,你通过查分线你能够解答出来,基因决定了黑色素的合成,然后黑色素决定了我肤色,通过解密自己学生就很感兴趣了,他把这个沿着中心法则,DNA到RNA到蛋白质,这个最基本的路线他全都破解了。那么这是我们的其中一门课程。

我再举个例子,第二门课程。我们拿了一个疫苗,这个疫苗里有其他动物身上发现的病毒。这个疫苗是一个灭活病毒,也就是灭活病毒疫苗,也就是说这疫苗里面的DNA,这个病毒是尸体,它没有活性,它对人类是无害的。但是我们其实是模拟一两年前疫情最早先暴发的阶段,我们要去破解这个人的未知病毒,那么我们就需要用基因测序仪把病毒的全基因组给它拼起来。那么我们其实就让学生,我给你一管未知病毒,你去帮我去破解,它就通过基因测序的技术把这个病毒全基因组拼接出来,然后他去尝试去解答这是个什么病毒。上过这门课的学生,他对现在这个疫情的理解,以及比如说核酸试剂盒怎么产生的,疫苗是怎么产生的,不仅仅是背后的概念,包括怎么生产的过程,他的认知程度都跟别的学生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举这两个例子,就是我们在课程上把真的问题带到学校里面来。所以说工具的突破、课程的突破实现了我说的三个首次。

凤凰网教育:未来猛犸教育在基金科技与教育相结合的领域还将有哪些布局或者有哪些规划吗?

王凯:我们希望能够跟像凤凰网这样的大平台合作,能够发声,让后疫情时代我们的学生,高中职校、大学的学生能够更多的了解我们有这样的课程,有人在做这方面的事情。如果说大家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一块来合作做一些事情。那么量达到一定规模之后,我们是不是可以有一些竞赛,比如跨校的对生命科学的理解,那么学生可能也会了解更多一些。总之人才的积累一定从面上开始做,那么面越来越多之后,未来生命科学的科研和产业才会得到一些根本的变化,才会实现生命科学专业培养的学生,是确实能够为现在蓬勃发展的生命科学服务,能够做出新的发现,做出新的突破,为健康中国服务,为更远大的目标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