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一线教师“铁饭碗”,这个地方做了什么?
教育

打破一线教师“铁饭碗”,这个地方做了什么?

2017年以来,山东济南市高新区以教师编制改革为突破口,持续优化教育体制机制。一系列改革措施落地后,基层校长责任更重、压力更大,但也被赋予更加灵活的办学自主权,一线教师“铁饭碗”被打破,教学教研热情得到充分调动,教育事业面貌一新。

加好油:建立一体化考核评价体系

教育评价机制,是影响教育发展质量的重要方面。长期形成的传统评价模式,已明显不适应当下的教学环境。比如,有的地方行政部门重管理轻服务,制约了学校自主发展和特色提升;有的教师职称评审受名额限制,参评难度很大,影响工作积极性;有的学校为回避矛盾,绩效分配存在“平均主义”“大锅饭”现象;有的校长行政化色彩过浓,专业素养要求被边缘化。

济南高新区丰奥嘉园小学,教师在给学生上课

2017年以来,济南市高新区以机构改革推动机制变革,制定了事关岗位聘任、KPI考核、绩效薪酬管理等三份核心文件,以“办学自主、用人自紧、指标自定、成果共享”为立足点,为学校教师“自我驱动、主动成长”提供机遇,实现教育公平、优质、持续发展。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济南高新区教育评价指标分为关键指标、特色指标、其他指标、加分指标和“一票否决”指标。其中关键指标涵盖学业发展水平、家长满意度、学生满意度,特色指标为品德发展水平、综合素养与课程建设。

“现在学校的考核指标很细致,较好地体现出老师的真实工作量,实现多劳多得、优质优酬,老师更有动力了。”山东济南高新区东城逸家中学校长王晶说。

东城逸家中学是一所于2017年投用的新建校。这所与济南高新区此轮教育改革同龄的学校,近年来已先后获评全国“家校共育”数字化项目试点校、山东省人工智能教育试点校、济南市教育系统先进集体等荣誉,教师队伍中有30余人次被评为济南市先进工作者、市级优秀教师、市级优秀班主任等。

李敏是东城逸家中学新一届初三年级的级部主任。“刚入职时,听说高新区搞教育改革,家人、朋友还有点担心。”2017年参加工作的李敏说,譬如改革提出“打破个人身份界限”“实行档案工资与实际薪酬相分离、干部人事档案管理与合同聘任管理相分离”,看上去打破了教师“铁饭碗”,但几年下来自己工资收入并未减少,反而凭借教学实力有了更多职业获得感和成就感。

把稳舵:校长办学更多自主权

“改革之后,身为一校之长,办学自主权更充分,责任也更大。”山东济南高新区遥墙中学校长石希同说,一个“聘”字,让学校管理工作与以往发生很大变化。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目前济南高新区将区内教育系统设置为管理岗、教学岗、教辅岗三类。管理岗分为一至六级。教辅岗分为初级至高级。教学岗分为新苗、新锐、骨干、精英、功勋、特级等。学校中层的正副职可由校长直接聘任,教学岗、教辅岗可由学校直聘、选聘、竞聘等方式选配。

“改革之后,老师要不停地长本事,才能适应岗位。校长则要打造一支可以胜任责任、承担压力的管理团队。”石希同说,长期不适应教学变革、教学能力无法服众的教师会被调离一线,进入待岗学习。

石希同认为,这种良性的淘汰机制,有利于学生成材、教师成功。“有一次,初一某学科教研组老师因考评居末,无法跟同事们一同升入初二。总结会上,教研组长突然就哭了,认为是自己没有带好团队。”石希同说,教师之间不应靠圈子文化维持关系,而是因教学赢得欣赏、因工作赢得支持。

济南托马斯实验学校学生正在上课

“改革的关键是要通过制度建设,营造出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工作氛围。被调岗的教师并非下岗,而是换到新岗位上弥补短板。”济南市高新区管委会发展保障部副部长高一鸣说,教学能力不行的补业务,教学态度不佳的补态度。

“现在感觉累,但是累得值。”有24年教龄的数学教师钱静,是遥墙中学初三年级数学备课组长。钱静说,这种累,来自教学,也来自家长。学校进行开放式课堂改革,允许家长随堂听课,有的家长一听就是2个多月,每位老师都要过家长关。

2016年,遥墙中学被划转至济南市高新区。这所面向周围80个行政村招生的学校,一扫以往的颓势。学校中考平均分从全市倒数第一攀升至全市前30%。学校生源曾不断外流,如今已基本实现动态平衡。

下定力:以改革实效回应百姓需求

2019年,济南市高新区在全市率先成立教育“人才超市”,优化人才选聘机制,2020年全力推进“区管校聘”,推进教师队伍改革走向纵深。在近期结束的评聘中,98位教师被调离原有教学岗位。

“目前基本实现干部能上能下、人员能进能出,一线教师多劳多得、优质优酬的改革效果。”高一鸣说,为了办优质教育、办群众满意教育,济南市高新区下力气发展教育事业。2018年高新区教育投入达5.5亿元,2021年教育总预算突破10亿元。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93.61%,初中学业水平连续3年提升。从显性指标来看,高新区教育水平已获得长足进步。

“我们正在推行的教育改革,不是改得早了,而是改晚了;不是改得太过,而是改得不够。”高一鸣说,虽然高新区教育水平近年来不断提升,但教学与教研的融合度、师资队伍的团队实力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机制体制的改革红利,仍需进一步转化为教师教学活动的内生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