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思教育 再无丰年?
教育

瑞思教育 再无丰年?

2022年1月12日,瑞思跨年发布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

而瑞思此前一次发布业绩报告,还是在2021年5月20日。由于未及时递交财报,瑞思教育收到纳斯达克不合规通知。

瑞思上市公司主体也被纳斯达克判定为“公共外壳”公司,面临退市风险。

为何延期这么久发布业绩报告?此次瑞思教育披露的业绩如何?瑞思的未来又在何方?

持续亏损,费用高企

从财报数据上看,瑞思教育第二季度营收2.57亿元,上年同期为1.65亿元,同比增长55.8%,环比减少1.9%。

收入构成上,报告期内收入中占比最大的,依旧是教育计划业务,共收入2.2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86.77%;特许经营业务收入为2962.4万元,仅占总营收的11.52%;其他收入为357.9万元,占总营收比重的1.39%。

成本方面,报告期内瑞思教育营业成本为1.6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42亿元增加了15.61%;环比第一季度的1.62亿元,基本持平。

利润方面,第二季度公司实现毛利9298.9万元,较上年同期的2340.8万元同比上涨297.3%;环比第一季度的9930.3万元,减少了6.1%。对比近十个季度的毛利表现情况,可以发现,瑞思教育的毛利情况自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就不再保持稳定持续增长的态势,2021年第一季度,瑞思教育的毛利润出现回落,至报告期内再次出现下滑。

净利润方面,报告期内瑞思教育净亏损5024.2万元,较上年同期录得的6252万元净亏损同比收窄20.6%;环比上季度净亏损2554万元,扩大了约一倍。2021的两个季度,瑞思再次出现连续的净亏损。

除此之外,此次财报中备受关注的,还有大幅增加的各项费用。报告期内,瑞思教育销售和营销费用为5899.4万元,较上年同期的4247万元增长38.9%;一般及行政开支为8500.1万元,较上年同期的5482万元增长55.1%。环比第一季度,瑞思教育销售和营销费用缩减8.3%;但一般及行政开支增长了21.86%。

除此之外,瑞思还面临着偿债压力增加。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瑞思教育总资产为23.04亿元,较上年年末的24.26亿元缩减了5.03%;总负债为18.74亿元,较上年年末缩减2.63%。资产负债率达81.33%。

截至2021年6月30日,瑞思教育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5.108亿元,较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5.55亿元,减少了7.91%。

负债率持续增加,现金又逐渐减少,瑞思教育隐患重重。

常规课程上课学生减少,多校因违规被查处

7月14日,瑞思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新招生和截至2021年6月30日上课学生的情况。

2021年第二季度,共有10372名新学生报名瑞思的课程,较去年的5932名学生同期增长74.85%。其中,报名参加常规课程的新学生为3582人,与上年同期的 3749人几乎持平;报名参加其他课程的新学生为6790人,同比增长211.03%。瑞思教育表示,如此大幅度的增长是由于公司连续推出在线轻型课程方案,在第二季度带来近4000名付费注册的学生。

新报名学生数大增,参加课程的人数却并没有随之增长。截至2021年6月30日,参加常规课程的学生数量却较上年出现明显减少,学生数总计40728人,较上年同期的50572人减少了9844人。瑞思教育表示,上课学生人数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教育监管和疫情影响。

而当前合规的压力,更是让瑞思雪上加霜。近日,瑞思多家校区被曝因涉嫌违规培训被查处。此前,央广网发布《“变戏法”的英语校外培训》报道披露,励步、瑞思英语等一些曾从事学科类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所谓的戏剧培训等升级和转型,推出一系列变相的学科类培训,引发关注。

据相关报道,涉事机构有励步北京通州万达店、励步西红门店、瑞思英语北京西红门荟聚店、瑞思英语北京房山长阳校区、Adelais爱丽丝中英文戏剧演说学院、艾克少儿成长中心等。

事情被曝出后,2021年12月27日,曾有瑞思教育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目前该英语戏剧课程正在正常招生,课程以戏剧表演的形式,对孩子的英语知识进行测评和培训,以此提高孩子的英语水平。

1月7日,大兴区教委社会教育科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经过约谈,界定两机构门店“打戏剧擦边球”违规进行英语学科类培训,目前两门店均已闭店。

高管层再度动荡,瑞思将向何方

除了合规难题与业绩压力,瑞思的另一篇公告也再度引发热议。

日前,瑞思宣布人事变动,董事会副董事长孙一丁,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与此同时,陈勇(音译,Yong Chen)同样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

然而,时间回拨到两年前,2020年,也是元旦刚过,瑞思就换了帅。公告显示,当时时任董事会主席的王励弘成为新任CEO,原CEO孙一丁退任后留任董事会副董事长。如今,孙一丁再次将自己与瑞思剥离。

公开资料显示,孙一丁此前曾就职于国美电器有限公司,2011年-2013年,就任金宝贝商贸有限公司以及金宝贝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CEO。2013年9月,孙一丁出任瑞思教育 CEO,期间带领瑞思完成 IPO,2017年10月,瑞思在纳斯达克成功挂牌上市。

从瑞思的发展脉络上看,2013年,瑞思被贝恩资本收购,创始人退出,孙一丁为首的新管理团队进入瑞思。

出身零售行业运营的孙一丁,将家电零售行业区域化管理的经验带入了瑞思。花力气打磨单校区模型,打磨成型后,瑞思开始推广扩张。将一线城市作为直营体系,其他城市加盟合作发展,采用“直营+特许合作”的业务模式进行扩张。

四年下来,瑞思被推上IPO的位置。其上市首日的发行价为每股14.5美元,开盘价为16.45美元并以16.61美元收盘,涨幅达14.55%。

看似一片繁荣的背后,瑞思的隐患已然出现。从2010年到2013年,瑞思的营收从2亿增长至4亿,但增速出现明显下滑。

再之后,随着进驻的城市愈来愈多,校区数量不断增长,大规模开放加盟带来的恶果开始显现。有很多家长投诉,整个公司只在北京做得比较好,在上海、广州、深圳等外地管理上存在很大差距。

2019年,瑞思加盟校开始频繁爆雷。当年11月,瑞思学科英语哈西万达校区突然停课,责任校长直接在班级群里发表了离职说明书,整个校区无人管理。几乎同时,瑞思英语哈尔滨万达门店关停,直接导致近300学员上课无门,涉案学费超过429万。

截至2019年12月31日,瑞思英语股价仅余6.99美元,市值仅余约3亿美元,与16.45美元的开盘价相比已近乎腰斩。至2020年3月18日,瑞思收盘价仅余3.1美元。

有分析称,孙一丁是遭资本罢免的,而此举可能与瑞思英语股价持续下滑,业绩不振有关系。

据2018年瑞思年报显示,贝恩资本是瑞思英语的大股东。 截至2019年初,孙一丁持股1.2%,贝恩资本持股达到62.4%。而作为一家资本主导的公司,孙一丁不过是职业经理人,话语权着实有限。

随后接任的王励弘,则选择了与孙一丁完全不同的路。

在走马上任的发布会上,这位新任CEO给出了新的增长方案:第一,在原有的规模体系里面,加强学校的拓展。第二,在瑞思3-18岁+的年龄覆盖中,3-6岁是最强的,后面也会继续把它做好、做得更有规模。第三,也就是收购。一方面加快加盟转直营,另一方面是在行业纵向上进行投资并购;还有一些科技相关的企业可能也会进行收购。

而在面向媒体的发布会上,这位新上任的CEO坦言要做“数字化跨学科素质教育新生态”。

如今,王励弘的“到2023年能够成为‘中国素质教育领域翘楚’”的誓言仍余音绕梁,瑞思这艘大船却似乎已在转向的途中触礁。

2021年10月8日晚间,瑞思教育发布公告称,因连续30个工作日股价低于美股1美元,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

2021年12月1日晚间,瑞思教育宣布,以瑞思体系内管理运营团队为代表的买方与瑞思教育上市公司签署收购协议,由买方收购瑞思教育上市公司境内全部资产,以此实现瑞思教育境内业务与上市公司、境外资本剥离。

截至2022年1月13日收盘,瑞思股价仅余0.4681美元,总市值仅余2643.96万,不及2017年上市时的零头。瑞思上市公司主体被纳斯达克判定为“公共外壳”公司,面临退市风险。

瑞思教育,正处在如履薄冰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