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闻|孩子上学憋便 你问过原因吗?
教育

育闻|孩子上学憋便 你问过原因吗?

育闻|孩子上学憋便 你问过原因吗?

撰文|徐建凤

编辑|梁超

“前两天,儿子放学回家,拼命地跑。”王晶很不解,就问儿子,“你干啥?他说,他要回去拉臭臭。”王晶很诧异,在学校拉完再出来不就行了,干嘛憋成这样。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王晶甚至都不知道,已经读三年级的儿子,自读小学来没有在学校拉过大便。

询问了儿子之后,王晶才知道,儿子学校的男厕所,要么没有门,要么门是坏的,孩子上厕所关不上门,只能敞着。

“如果拉臭臭,会被别人看见,他觉得不好意思。”王晶告诉凤凰网教育,孩子觉得拉大便很臭,同学们去上厕所,都能闻见臭味,会被别人笑话,他就不想在学校里面解决。

实际上,像王晶儿子这样,不爱在学校上厕所的孩子,并不是个例。早在四年前,宁波的一位老师曾就此问题发表过《大便,很重要》,告诉她的学生,如果长期大便不正常,肠道就会出问题,很危险。此次她还专门和一位消化科医生进行了咨询,了解到学生群体里憋便问题很普遍,去门诊处咨询便秘问题的孩子也不少。

育闻|孩子上学憋便 你问过原因吗?

隐私暴露的尴尬

怕上厕所会影响下一节上课,为了上课不迟到,宁愿忍着;因为厕所脏,一去厕所就恶心;

关不上门,被同学看到屁屁难为情;学校里是蹲坑,不习惯……

凤凰网教育与多位家长访谈后,发现中小学生不愿在学校上厕所的主要原因是:

一是蹲坑不舒服。大多数小孩习惯在家里坐便。

二是没时间,下课时间也就10分钟,有时老师拖一下课,就更急了。

三是有些学校没有隔断门,或许在设计建造的时候,出于安全等原因另有考虑,但是客观上导致学生大小便是半公开的,很多小孩耻于大便。

实际上,这些问题大多是发生在低年龄段学生的基础问题。而高年龄段的孩子,尤其是青春期的女孩子,以及老师在上厕所时,还要面对隐私不被遮挡的尴尬。

女孩子一般在13-18岁之间来月经。在小学高段,也就是五六年级,一些发育较快的女孩子已经来了月经。

“当着别人面换卫生巾,就很尴尬。”在安徽一所初中教书的一线教师李菁菁告诉凤凰网教育,“其实老师也有同样问题”,李菁菁自己就深有体会。

在大部分学校,老师和学生共用厕所。因此,在学校上厕所的隐私遮挡问题,不只存在于学生之中,一样存在于老师之间,以及老师与学生之间。

学校厕所在最初设计时就没有门,一是经济条件达不到,大人厕所都没门,更别说学校厕所,这是历史沿革。后来再设计也没有门,是因为学校课间10分钟太紧张了,需要保证快进快出,前一个赶紧上完赶紧走,下一个赶紧进去,开门关门会耽误时间。再者,不安装门,是因为学生跑来跑去打闹时,容易磕碰。最后,是为了防止校园霸凌。

“不安门是笨办法。可以安装矮门,设计影壁等,既遮挡隐私,又能解决安全风险。”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生态设计研究所副所长武洲说,“还是思考得不够,大家对于厕所的认识,以及设计师、规划师,对于厕所用途的理解深度不够。厕所到底只是个如厕的地方,还是服务人的地方?”

育闻|孩子上学憋便 你问过原因吗?

被忽视的“大事”

实际上,如果没有被问到,家长们并没有特意关注过孩子在学校憋屎尿的问题。即使问到了,家长们也不认为,孩子憋屎尿是多么严重的问题。

“我家孩子从上小学后,身体就自动把大号调整到晚上了。”家住北京的小浩妈妈告诉凤凰网教育,“现在孩子都这样”,和小浩妈妈一样,大部分家长都觉得,孩子在学校憋屎尿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家长和老师忽视孩子在学校上厕所的问题,主要还是“觉得屎尿问题是一个不上台面的问题。”李菁菁说,她很少听到有人讨论孩子憋屎尿的问题,但问题又确实是存在的。

而家长们对孩子在学校的关注点,都在学习成绩上。武洲认为,不愿意上厕所看起来事虽不大,但更深层地影响到孩子的问题是“不喝水”。

不愿意上厕所,就忍着不喝水。而人一天最少需要八杯水,孩子运动量大对水的需求量可能更大,不喝水会给孩子造成潜在的疾病风险和发育风险,进而影响孩子的学习。

其实,不只是家长和老师在主观上忽视孩子在校上厕所的问题,学校在建设设计方面也忽视了厕所的建设。武洲调研时发现,学校厕所的窗户一般都比较小,厕所放在采光度不够的位置,厕所也就容易变成阴暗潮湿的角落。这也是为何校园霸凌事件容易发生在厕所。

学校厕所设计缺陷,还体现在学校进行校园设计时,对厕所的坑位设计不够,这也是大部分学校都存在的普遍性问题。

按照《国家学校体育卫生条件试行基本标准》规定,新建教学楼应每层设厕所。女生应按每15人设一个蹲位;男生应按每30人设一个蹲位,每40人设1米长的小便槽。但是执行时却远达不到标准。

“我们之前测算,学校里大约会有20%-30%的女孩子和10%的男孩子去如厕。因为坑位数不够,不能很方便地如厕。还没上完,上课铃就打了。”武洲认为,学校在最初设计时,在厕所的人性化设计上就不够。“有的学校,学生老师加起来1000多人,花了几千万盖楼房,就设计十几个厕所坑位。”

学校厕所坑位不够,除了楼宇厕所外,还可建设操场厕所进行分流。武洲发现,学校约10%的学生是在操场上活动的,如果没有操场厕所,这些孩子要上厕所,必然要跑回教学楼。操场厕所能很好的分流一部分学生。

缺失的排泄教育

其实,校园厕所的问题,国家是非常高度重视的。

201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在实施教育现代化推进等工程中大力推进中小学改厕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要求各地充分认识到中小学厕所不是小事,而是事关文明健康的大事。

《通知》要求大力推进中小学改厕,既是基础教育“补短板”的重要内容,更是“厕所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坚决避免中小学校成为“厕所革命”盲区。

“在厕所里,是人最放松的时候。而我们的孩子在厕所里,却是最紧张的时候。冲过去,忍住,捏住鼻子,排着队,赶紧上,上完又要冲回去上课。”武洲认为,要改变学生在学校不愿上厕所的问题,不是简单的安个门,换个便器,贴个墙砖的问题,而是一个系统性的教育问题。

目前,“我们已经关注到了青春期教育、性教育、心理健康教育,但是排泄教育其实不太会提,可能大人也没有这个意识,告诉孩子不要憋便、不要憋尿。”李菁菁认为,可以让科普进校园,通过宣传、展览,如广播站进行卫生普及等。

武洲也是厕所文化和厕所科普的推崇者。他认为,学校厕所的治理,应该由厕所专家、科普老师、投资企业、儿童疾病专家和校长等各方共同参与。

“社会公德教育、素质教育、青少年疾病教育、产品教育、科普教育,全部都可以放在厕所文化。”孩子学会打扫厕所,能够培养孩子的公民道德。儿童疾病专家能够教孩子们观察自己的排泄物,从而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

然而,目前厕所文化和科普推广,在到达学校校长层面时最难往前推进。“在一些学校调研厕所或者访谈时,我感觉最大的难点在校长这儿。校长们是最后一个决策层,如果这个决策层不考虑这些问题,这个事就完了。”武洲说,厕所已经不再是最初的给排水系统,不是找个设计师,拉个装修队就完事了。

“在实际管理者的心中,还是没有把厕所问题提到高度。常言说吃喝拉撒,老祖宗把吃喝和拉撒放一起,就说明拉撒有多重要。这是人活着的根本,为什么砍掉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