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高三老师:高考延期靴子落地 师生更累了
教育

上海高三老师:高考延期靴子落地 师生更累了

图片

5月7日,距离全国高考一个月的这天,上海的高三学生收到“上海高考延期一个月”的消息。

这也是2020年全国高考推迟一个月之后,上海第二次推迟高考考期。

受到疫情影响,3月12日以来,上海市大中小学全部转为在线教育,至今已经有57天。

上海高考延期消息公布后,阿度君连线了上海某高三历史教师白云。三月下旬开始,他已经隔离在家上了一个多月的网课。

以下为对话实录:

“靴子终于落地了”

阿度君:高考延期消息公布后,你当时什么心情?

白云:我之前就预测过应该会延期,果然不出预料延期了。按照现在上海疫情防控情况,基本上五月份肯定是线上教学。根据2020年高考延迟经验,上海高考延期基本上是必然的,只不过靴子不落地,我们不知道延期到什么时候,以及后面是否还有变数,心里面会有不安。

这次延期还好把等级考和高考分开了,之前和学生聊过,他们很担心如果等级考和高考同时考试怎么办?如果两个考试安排在一起,老师和学生负担会很重。这一次分开安排不算是个坏消息。

4月下旬到5月份的时候,学生的不安感很强烈。因为什么都不确定,原本5月份等级考,6月份高考,结果到4月中下旬是什么消息都没有。大家都猜到肯定会延迟,但是怎么个延迟法,大家都不清楚,特别焦虑。

阿度君:封控在家上网课期间,学生状态怎么样?

白云:孩子们不担心疫情会对他们的生命产生影响,他们更担心的是长期封在家里面,自己学习的状态坏掉。

线上考试的时候,有学生说,自己考试的状态、写东西的状态不如以前,他们就会有焦虑感。还有就是担心参加考试,“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考试时间,到底什么时候考试?别到那个时候,因为自己的状态考不好。还会担心疫情什么时候会好?别到时候要考试了,我阳了。”

阿度君:之前的不安来自于什么?

白云:因为不可预期性,原本等级考是5月份,6月上旬高考。从等级考和高考的复习,它有一个周期性复习计划。比如,按照原来的计划,5月上旬前,第一轮复习基本已经完成。接下来就要进入到下一轮,但如果不知道什么时候考试,我们给学生的复习计划就没有办法做出很好的安排,是混乱的。两轮复习之后,第三轮就完全没有办法安排,这样的不可预期性就很麻烦。

这时的不安感会很强,因为我们不知道后面要干什么,今天高考延期的靴子落地,我大致就知道剩下还有多少时间,作出教学的计划安排就会较有方向,我就好做事情。

阿度君:网上有评论说,高考延期让学生们更煎熬了,还有人说,学生有更多时间学习了,你怎么看?

白云:我认为后面的这种说法是不把人当人,什么叫更多的时间去学习?他们高三和等级考的过程中,本身就是时时刻刻都在认认真真学习,学习已经到一定的极限程度。反而他们有的时候需要自己一张一弛。比如,有时候他们需要踢踢球,有时候他们需要出去走一走,舒缓自己的心情。如果没有这个时间,那对于他们来说,时间更多也只不过是让他们更疲惫、紧张,学习效率也会下降。

每个人都不是机器,他是活生生的人,他会感到疲劳。一天中,学生的学习效率有一段时间是高效的,有一段时间一定会是低效的,不是时间越长越好。24小时中,他如果时间除睡觉以外都在学习,就算他12小时都在学习,但还不如10小时的学习。学习本身是强调它的质量,不能仅仅在时间上强调数量,孩子们也有他的精力限制和心理因素限制,因为他们是人。

“上完课发现抢不到菜了”

阿度君:疫情期间线上授课有哪些困难?

白云:在线教学和线下教学不同,首先我们见不到学生,上课的时候会出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和学生之间隔着屏幕,这样的沟通状态下,我就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就会不断提高声音讲课,而且还会有强烈的焦虑感,这是一个使老师会感觉很累的原因。这种累来自于教学中的极强烈的不安全感,有这种不安全感的时候,你实际上要投入更多精力,在课堂上就感觉更累。

第二、在线批作业,这简直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有好多人说线上的各种软件很强大。但是在线批作业形成的那些文字版的东西,批改的时候比在线下批作业要累得多,眼睛一直盯着屏幕,非常痛苦。而且用软件工具批作业,速度和效率要比线下批作业效率慢一倍,然后实际休息的时间会大大减少,这些都是构成累的因素。

第三、每个老师实际上背后都有一个家庭,如果大家都在学校里,我的孩子不需要我照顾,因为他在学校里面有老师照顾。现在我的孩子也在上网课,家庭就会让你有相当大的负担。还有吃喝问题,到学校一般来说有两顿饭去食堂吃。但现在一天三顿饭,都要在家庭里面去解决。这种情况下,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效率低,劳累度高,就会就会觉得非常累。

累是累,但靴子一落地,不安感减少不少。但我实际上认为这件事情应该早落一点,像2020年时更那样早一点,大家的情况也会更好一些。

阿度君:从3月12号开始,上海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你这段时间的工作状态怎么样?

白云:我们真正上网课时间是3月下旬开始。3月12号,疫情刚刚发生时我们都没有感觉。到3月25号以后,忽然之间情况严重,3月下旬就开始让回家上网课。那个时候就感觉有些累,因为要顾及到自己的孩子,还要给学生线上上课。但当时小区还没有封控,还能出去买到吃喝,那时感觉还不是那么累。

但那时也有一个忧虑,按照我们原来线下上课的惯例,对相对落后的学生会特别关注,但现在变成线上上课,见不到面就比较难关注到学生,这是3月份的感觉。4月份时,情况完全不对了,大家一下子都被封在家里面。上课遇到相当大的问题,而且对学生的掌控会越来越弱。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学生什么时候做核酸,什么时候做抗原。虽然学生上网课也很认真,但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后,也能感觉到学生也非常疲惫,而且他们经常会被各种各样的因素干扰,学生的学习状态会有明显的下降。

这种状态在4月中下旬更明显,偶尔间会听说某个孩子进了方舱医院,甚至有可能都无法参加考试,然后学生的学习资料也不能打印,学生的状态也会受影响。另外,随着时间的推移,学生也会从社会上得到更多疫情的消息,很多不好的消息就会影响他们的学习状态。这种状况我们以前没遇到过,即使2020年,那时候还相对稳定。因为那时候有两件事情我们知道,第一是当时就提早告诉我们考试大致延迟在什么时候,这就比较安心些。第二是那时候没有封控。所以今年是比2020年应该说更困难的一年。

阿度君:你近期的心理状态怎么样?

白云:主要是不安和焦躁,因为不可知因素太多,就会担心事情产生各种各样的变数,会担心结果会怎么样,然后工作压力比较大。

我是男教师,相对而言家里面妻子家务做得多一点。我同事中有女教师,她们会比我遇到更多问题。比如,在4月份的时候,她们家里就没菜了。不少老师的作息是乱的,因为除了上课还要抢菜,抢菜还经常抢不到,这是最糟糕的。我们有的时候会在群里聊,今天(抢菜)又一无所获。4月下旬到5月份的时候,供应逐渐变好了,但4月上中旬时,情况就是她们的吃喝确实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阿度君:学生是因为隔离在家,面对高考也会产生很大的心理压力,你如何缓解他们的焦虑?

白云:最好的办法是尽量少提这些事,多提他们就会多想。我和学生说,消息迟早会来,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让他感觉自己相对处在正常的情况,少和他聊事情的情况对他而言最有效,如果时常去提醒他这件事情,他会更加焦虑。

如果学生提起,我会说,“这又没什么,反正我们在家里面都照样学习,时间长一点,我们就按照时间长的复习,反正该上到的我们都会上到的,不要紧。”

“你有这种问题,我告诉你,别人也有这种问题,事情对我们都是公平的,不用再太在乎。”要转移他的注意力,不用和他们多谈。突出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反而会增加他的不安感。然后最重要的还是尽可能保持他的专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