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社教材插画“丑上热搜”  除了难看还有哪些问题?
教育

人教社教材插画“丑上热搜” 除了难看还有哪些问题?

5月26日,人教社小学教材插画出问题,在短时间内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名。

有些插画确实存在硬伤。比如,有人指出某一页上男孩的形象,疑似露出“生殖器官”。严格说来,这和所谓色情没有任何关系,小朋友也会像一些成人那样思考,但是这至少反映出创作者当时比较随意。

人教社教材插画“丑上热搜”  除了难看还有哪些问题?

这种随意性不仅在人教社教材中,也有网友举出一个绘本上的内容,是讲解“汗是咸的”。插画是一个傲慢的女士,伸出巨长的胳膊,两个小老头一样的男性抱着胳膊在舔,“姐姐,你好漂亮,你的汗是什么味道呢?”整幅画看上去都让人不适。

我们不需要对插画做成人的、过于世故的联想,比如一个女孩形象戴着一顶兔子帽子,就联想到“兔女郎”,联想到色情;或者在小男孩衣服上发现“星条旗”,都属于过度联想。

人教社教材插画“丑上热搜”  除了难看还有哪些问题?

但是,网友集中反映的“审美很丑”确实是一个事实。很多插画里的眼神和表情,都很怪异。小学生在心智发育的关键时刻,这些不被老师重视的“表情”,很有可能潜移默化中影响一代人。

人民教育出版社官方5月26日发布说明,称关注到网上有关小学数学教材封面和插图的意见,已着手重新绘制有关册次数学教材封面和部分插图,改进画法画风,提高艺术水平。

这个表态是诚恳的,也说出了关键之处,“改进画法画风,通告艺术水平”。这是数学教材,按说和“艺术”无关,但是可能正由于这种“漠视”,才会导致相关部门对插画部分审核不严。教材的编校环节通常是极为严苛的,但是或许没有考虑到数学教材中的插画。

这次教材插画印发的争议,说明全社会的审美水准有了提高,至少人们开始普遍注意到教材中的插画。在我读小学的时候,相信没人会注意到相关内容,我对教材中的插画全无印象。但是现在插画和绘本,是每个小朋友都会阅读的内容,而童书也是出版业中最红火的领域。

有些网友习惯性地认为,教材中插画质量低,是因为相关创作人员不负责任,只看钱,因此趁机要求出版方“更纯洁”。这种看法,注意到了出版和创作的“市场”因素,但是结论却完全错误。

现在出版物中的插画水平普遍提高,很多小朋友也都能画出不错的插画,这正是市场的正面效应。换句话说,正是因为大家普遍提高了水准,普遍关注到插画,才能发现教材中插画的问题——插画水平普遍提高,而教材的插画就显得粗制滥造了。

一些插画师在社交媒体上道出了苦水:现在传统出版机构为插画开出的价格,和十几年前差不多,一幅彩画也才几百块钱,而封面不过一两千。这些年出版、广告业发展迅速,带动设计和插画行业的整体水平,也推动了价格。现在,一个好的插画设计师,光是设计海报,就可以获得不错的收入。

在这种大繁荣中,“教材”为代表的传统出版机构落伍了。这并不是说他们很穷,实际上,教材出版是利润最高的出版物,因为每年都要大量再版印刷,是出版社利润的保障,也因此养着出版社庞大的机构。

如果我们认真分析一套教材的成本,发现不管是参加撰写的教育专家还是负责插画的设计师,其实都处在边缘。他们拿的都是一次性稿费,不再参与再版的分成。而这种稿费,往往也是行业内的最低水准。他们不是不爱奉献,恰恰相反,教材的插画师可能是最讲奉献精神的,那接近义务劳动,而完全没有“向钱看”。

这并不是简单呼吁,直接花重金就能作出更好的插画。对出版方来说,更重要的可能是创新生产机制,首先要重视插画,把它看成是教材中重要的一部分,认可它在教育中的价值。很多人早就忘了英文课,但是却都记得“韩梅梅”的形象。只有从观念上重视插画,才可以改编“分配机制”。

让插画师更多有获得感,提高报酬当然是重要的,但是尊严感也很重要。我怀疑,参与绘制教材插画的插画师,根本没有什么成就感,那就是一个体力活,既不是“创作”,也缺乏收益,才会出现应付了事甚至来一点恶趣味的状况。

插画是教材的短板,这就是这一事件最重要的事实。而要补上这个短板,可能需要一种观念的变革和生产机制的创新。就这个意义上说,出版社表态“重新绘制相关插画”,其实是远远不够的。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